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厄里倪厄斯之炬](03)作者:吳生
[厄里倪厄斯之炬](03)作者:吳生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5830
 

                (三)
 
  「姐,你穿什么都好看。」
 
  顾晓青看着QQ上杨帆发来的信息,心里喜滋滋的。
 
  自己刚刚想在网上买件衣服,本打算叫丈夫简元过来参谋一下,但又见他正 在书房里工作也就没好打扰他。
 
  这时候恰好杨帆发来信息和自己讨论了一下今天领导布置的任务,无意中就 透露了自己想买件衣服的想法,在杨帆的一番恭维,顾晓青想刚好可以让他来帮 自己看看,毕竟他们这些年轻人对于时尚的触觉比较敏感。
 
  于是开了QQ截图给他,一边和他讨论着哪件衣服更适合自己,不出所料, 杨帆作爲一个新时代的九零后,虽然是一个男生,但对于女性的衣服似乎也有自 己的一番见解,可不像自己的丈夫一样,问他什么都只会说两个字:好看。 
  「姐你怎么不叫姐夫一起过来帮忙参谋参谋,他肯定更懂得你的口味。」 
  「他那么忙哪有时候陪我看衣服。」
 
  顾晓青发了一个忧伤的表情过去,显示自己内心的感受。
 
  这时杨帆知机地回複了一条:「像姐夫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好找,只忙工作又 不在外面乱跑。」
 
  「有什么好的,回到家还在工作,公司又不是自己的。」
 
  又加了一句:「他倒是想在外面乱跑,也得有那个胆。」
 
  发完这条信息后顾晓青自觉自己说错了话,杨帆还只是和自己认识不到一个 月的同事,自己竟然会和他说这些。
 
  其实顾晓青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早就把这个阳光帅气每天给自己冲泡咖啡、 嘘寒问暖的小男生当作了自己的弟弟,所以在交流的时候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言辞 不当。
 
  对于顾晓青对丈夫的抱怨,杨帆并没有回複什么,只是发了个笑脸过来,顾 晓青心里更是对他好感大增,两人不约而同地扯开别的话题,又陷入了那件衣服 更好看的热烈讨论中。
 
  而此刻在自己房间里忙碌的不止是顾晓青和简元,还有他们的儿子简康。 
  这时候的简康正坐在电脑桌前浏览着满是女性裸露肉体的色情网站,看着那 白花花的胸脯和桃形状的屁股,他体内的雄性荷尔蒙瞬间飙升。
 
  下体的某处部位更是隆起了一大块,在他的浏览记录中不难发现,他所点击 的影片标题大多与母亲有关,例如『朋友的熟丽母亲』、『近亲相奸』、『母子 共浴』、『妈妈的性教育』等。
 
  年纪轻轻的简康对于这些徐娘半老的日本AV演员早就已经是耳熟能详了, 她们作主演的影片不知陪伴他度过了多少的寂寞夜晚和浪费了多少的纸巾。 
  当简康刚找到一部不错的母子乱伦的片子打算下下来观看的时候,他挂在那 的QQ弹出了一个好友的信息,点开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死党阿呆发来的。 
  当简康点开他发来的弹窗时,引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副赤身露体的外国男女画 面,对他这种看惯了无码影片的人来说这本来不怎么稀奇,简康虽然喜欢看日本 的片子,但偶尔也会看看欧美的大作,美其曰互相学习。
 
 只是从阿呆发来的这张图片上能够明显地看出那个被蒙着眼带着眼罩的女人 
  要比压在她身上发威的男生年纪要大得多,而且从这种拍摄角度来看,也应 该不是专门的AV公司拍的,更大的可能还是私人自拍流出。
 
  这一下就让简康来了兴趣,赶紧发信息过去问问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到还是 阿呆先发了一个炫耀的表情过来。
 
  简康回了一句:「这是什么东西?」
 
  「还给老子装纯,什么东西你看不出来。」
 
  简康感到好笑,回道:「傻逼,我当然知道是什么,问你发这个过来干嘛。」 
  滴滴声响起,阿呆又发了一张图片过来,这次是那个白人小男生骑到那个女 人脖子上,把他那根算不上粗大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真是越看越让人火大,简康的左手已经忍不住去搓揉自己的肉棒了,以此来 缓解心中的躁动。
 
  「好看吧。」
 
  阿呆这次还配上了一个好色的表情。
 
  「这看起来像是自拍。」
 
  「高手就是高手,一看就知道是自拍,是在下输了。」
 
  阿呆在恭维简康的观察力的同时也不忘幽默一把。
 
  此时的简康得到了明确的答桉,心里的好奇心被挑逗的更加旺盛,这如果真 的是自拍的话,那么很有可能和自己猜想的一样了。
 
  「你这自拍的片子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嘿嘿,这可是我刚刚在一个国外的视频网站无意中找到的,你猜猜他们是 什么关系。」
 
  简康看了阿呆发来的信息,心里也不免好奇起来,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心里的 答桉打了进去。
 
  「不会是母子吧?」
 
  「bingo!」
 
  看到阿呆发回来的确认信息,简康的心髒都快要跳出来了,口舌都有些发干。 
  没想到这两个赤裸身躯大干特干的欧美男女真的是母子的关系,这可是比那 些拍摄剪辑好的日本片子来的刺激一百倍、一万倍都不止。
 
  毕竟那些AV片子拍的再好看,大家在心里都会保持一个想法『这是假的, 演戏而已,不是真实的』,但像这种自拍则是正大光明地告诉别人,世界就是有 着真实的母子乱伦存在。
 
  尽管如此简康还是回複了阿呆一句:「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他们就是母子。」 
  「因爲视频的上传者是这个男孩的父亲,他说是自己把他妈妈的眼睛蒙上的, 再让儿子去操他老妈,视频看到后面那女的眼罩脱掉都吓了一跳,不像是假的。」 
  看着阿呆的解释,简康有些半信半疑起来了,但他突然抓住了其中漏洞: 「你什么时候,都能看懂英文了。」
 
  「傻逼,不知道有翻译软件的吗,看懂个大概,再猜一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了,你不信我是吧。」
 
  「你把视频链接发给我,我看一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阿呆发了个阴险的笑脸过来,又写道:「这么便宜就想从我手上拿到这么好 的资源啊,做梦。」
 
  阿呆名字之所以被叫作阿呆,并不是他人真的很呆,只是他姓『戴』,简康 这些死党们就给他起名叫阿呆的谐音而已。
 
  简康知道阿呆这小子绝对不是好端端拿这么几张图片给自己看看,吊吊自己 胃口就算了这么无聊,现在急于看到视频的他恨不得想跑过去打他一顿。 
  「你想怎样?」
 
  大概过了好一会直到简康以爲阿呆已经下线了,他才回複信息:「我想让你 帮我问问林雪儿的手机号和QQ号。」
 
  林雪儿是简康他们班级公认的班花,不过这是男生之间的公认,女生之间自 然是谁都不服谁了。
 
  「你不会自己去问,哦对哦,林雪儿好像没有加班级群。」
 
  「所以我才让你去问的。」
 
  「原来你小子是看上人家了。」
 
 简康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成绩和表现在班里都只算是一般的阿呆竟然会喜欢上 
  那个有些高冷的班花林雪儿,无论是从外貌还是成绩他们两个根本就是一个 天一个地的差别,只是作爲死党,明知道他们没有可能,但还是不好直接说出来。 
  「原来是有事情求我啊。」
 
  「这不叫求,这叫公平交易,那个视频你还想不想要了。」
 
  阿呆作爲简康多年来的死党自然很清楚他的口味,连他爱看的AV类型都一 清二楚,也正是如此才找到这么一部视频来利诱他。
 
  林雪儿虽然有些高冷,但好在简康和她上的周末补习班是同一个班级,所以 虽然说不上特别熟但还还算认识,有时候她没听明白老师的讲解都会课后跑来问 简康,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阿呆找简康去问林雪儿的联系方式也不是没有 道理的。
 
  既然双方都有着自己所想要的东西,这个合作自然是一拍即合,又因爲两人 是死党的关系的,自然不需要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么死板,当下阿呆就把那 个视频网站的链接地址发给了简康。
 
  当简康複制粘贴到地址栏敲下了enter键后,页面上马上就显示了一个 全是英文的网站,上面的广告充斥着性交和暧昧,让人欲火难耐。
 
  简康迫不及待地点下了那个play的按钮,等待视频缓存一段时间,画面 开始出现,耳机里还能听到那种自拍视频都会有的电流嘈杂声,可以确定确实是 自己所拍摄的。
 
  这部视频也正像阿呆之前所描述的一样,那个欧美女人躺在床上戴着眼罩, 而年轻的白人男孩则在镜头面前有些羞涩,似乎他还在用眼神和谁在交流,可能 也是害怕被躺在那儿的他妈妈发现是自己吧,所以视频全程都只有那个女人的呻 吟和说话声。
 
  虽然简康的英文学的不错,但毕竟还只是初中阶段,而且学校里学的和真的 外国人说起话来是不太一样的,十句里面也未必能听得懂一两句。
 
  但看到最后,男孩在他妈妈体内射出了自己的精华后,欧美少妇露出了满意 的微笑,而男孩则是将她一直戴着的眼罩轻轻地拿开,当少妇看到男孩时露出了 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后面似乎还说了什么话,不过视频到了这里就已经结束了。 
  而简康的千千万万的子孙也随之喷涌而出,这种简短却又真实无比的自拍视 频就是有着这样的魅力,能让人很容易地代入角色中,不像看AV一样半天都没 什么感觉。
 
  「要是爸爸也让我这样搞妈妈就好了。」
 
  看过了欧美的真实母子大战,简康心里不免开始对自己的母亲又生出幻想。 
  欧美的女人到了中年身材就很容易走形,皮肤也会变得松弛,不像东方女性, 即使是三四十岁的少妇还是有着迷人的风情,要是论身材相貌的话顾晓青实在是 要比刚才那个欧美少妇强太多了。
 
  这样想一想,简康的肉棒又开始慢慢複苏起来,年轻真是美好呀。
 
  由于今晚看了这么刺激的视频而导致简康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躺在床上还是 睡不着,就打算走出去倒杯水喝。
 
  当他喝完水路过他父母的房间时,心念一动想起了很多AV里都会出现的偷 窥父母房间发现他们正在做爱的桥段,他当然不敢也不会这么傻地真的打开父母 的房门去看。
 
  简康小心地踮着脚走过去,把耳朵轻轻地贴到房门上,紧张地听了听,可能 是爸妈都已经睡着了吧又或者家里的隔音太好了,他什么也没听着。
 
  再听了一会还是什么也没听着,简康怏怏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回去以后刚关灯睡下,简元夫妻俩的房间就亮起了灯。 
  随后主卧室的房门就被打开了,顾晓青穿着一身性感的蕾丝半透明睡衣就出 来了,借着床头的灯光还能看见简元正仰卧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似乎刚做完一 项幸苦的体力运动,地上到处散落着他们夫妻俩的衣服。
 
  顾晓青来到卫生间开始清洗着身体,当手指滑落到私处时,那种钻心而又瘙 痒的感觉直达灵魂深处,让她快要抓狂了。
 
  「又是这么快就结束了,才刚有点感觉就不行了,唉。」
 
  原来简康误打误撞猜的没错,刚才简元和顾晓青确实是在房间做着爱做的事, 只是他来的不是时候,在他偷听的那会正是父母大战结束的时候。
 
  不过也幸好他走的快,要不然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撞上了出来清洗身体的 母亲。
 
  体内的空虚感犹如浪潮般一阵一阵地袭来,顾晓青唯有将自己的手指伸出那 迷人的洞穴以寻求慰藉,但纤细又冰冷的手指终究还是代替不了那火热缠人的物 件儿。
 
  在她手指一遍又一遍地进进出出时,她的脑海竟然慢慢地开始浮现杨帆的样 貌,那个年轻帅气、阳光开朗的九零后小男生,一口一个姐姐叫着的小男生,而 不再是自己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丈夫。
 
  「我怎么能这么胡思乱想呢,顾晓青你不能想这些,你已经结婚了,你是有 丈夫和儿子的人,不可以瞎想的。」
 
  心里虽然这样警告着自己,但脑子里的想法根本就由不得她做主,越是如此 反抗,杨帆在自己脑子的样貌就越清晰。
 
  「没关系的,只是想一想而已,只是想一想也不是真的会发生什么,谁让他 不行,我幻想一下别的男人也不是我的错。」
 
  最后内心的挣扎还是屈服在了欲望之下。
 
  有了这样的一番心理暗示,顾晓青头脑中的幻想就再也拘束不住了。
 
  她开始慢慢地幻想着杨帆那迷人的笑容,他那高大的身形下会不会有着轮廓 分明的八块腹肌呢,要是那狂野的腹肌撞击上自己的臀部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他的、他的那个应该也不下吧,嘻嘻,看他鼻子那么高肯定、肯定也很 厉害。」
 
  想到羞人的地方顾晓青都忍不住脸红了起来,但她手指的抽插速度却是一点 都没慢下来,反而更加地快速了呢,像是告诉着别人自己想要狂风暴雨般的宠爱。 
  「啊,就是这样,用力一点,再用力一点,对,就是这样,不要、不要停下 来,给我、给我,我还要。」
 
  随着体内高潮的来临,顾晓青有些口齿不清地呢喃起来,最后在一阵抽搐中 终于暂时平息了身体的欲望。
 
  稍微清洗了一下下体,顾晓青就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卧室。
 
  可越是这样子她就越感到空虚,那种空虚更像是来自身体每一个角落的,让 她感到冰冷,想要有一双结实的臂膀能拥抱着她,但她一想自己的丈夫,一下子 就被打下了地狱。
 
  第二天,当自习时间的锺声终于敲响,自习时间结束的时候,简康本来还想 跑出去玩玩,当他无意中看了一眼阿呆的座位,发现他正双目包含深情地望着自 己,他的脑袋就像被人打了一下似的才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和他的交易。 
  再看了看林雪儿的位子,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班花还在座位上认真地複习下 一节的功课呢,简康想了好一会也想不到该找什么借口把林雪儿的电话号码要过 来才好。
 
  虽然自己平时也有和她聊一些题目作业,但也仅限于学习,简康对于这种小 女孩并不喜欢,他喜欢的还是那种成熟的女性,例如像自己的妈妈那样。 
  所以虽然和林雪儿认识已经这么久了,互相之间的联系方式还真没有交换过。 
  就这么想着,不知不觉间简康已经来到了林雪儿的座位旁,低头学习的林雪 儿眼角瞥到自己的身边站了个人,抬起头来看了看。
 
  「有事吗?」
 
  林雪儿一看原来是简康,于是问道。
 
  「啊,我、我,那个,哦!昨天数学试卷的最后一道题你做出来了吗?」 
  林雪儿好奇地看着他:「嗯,我有做出来,怎么了。」
 
  「哦哦。你有做出来啊,真是太好了,能给我看看,我怎么也想不出来。」 
  林雪儿皱着眉头看着他,这可真是奇怪,平时都是自己去问他问题,今天竟 然反过来了,再说那道题目只要多想想也不是很难啊。
 
  虽然心中感到纳闷,林雪儿还是从书包里把那张试卷翻了出来拿给了简康。 
  「哦,谢谢,我坐着这里看就行了,马上就好。」
 
  简康坐到了她对面的一张空位上,装出一副认真研究的模样。
 
  而他的心里早就把阿呆骂的要死了,明明是那小子要泡妞,搞得自己却要这 么尴尬。
 
  但毕竟拿人手短,答应了的事情就得办了,简康只好硬起头皮说道:「那个, 雪儿,能把你的qq号码给我吗,下次有什么不懂的我也好问你。」
 
  说完,林雪儿眼睛一眨不眨地就这么盯着他,简康整个人都冒着冷汗,就怕 她到时候误会了自己,又害怕没把事情给阿呆办成,到时候又要怎么交代呢。 
  林雪儿看了简康好一会儿,直到简康都要放弃打算说话圆场的时候,林雪儿 才低下了头,拿着笔在一张白纸上快速地写起东西来。
 
  「喏,这就是我的QQ号码,你加我的时候备注一下,不认识的人我都忽略 掉了。」
 
  拿着那张写有林雪儿QQ号码的纸条,简康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来了。 
  「反正QQ号我已经要到了,能不能加上就看阿呆自己的本事了。」
 
  简康拿着那张纸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打算放学的时候再把它交给阿呆。 
  刚才发生的那一切,除了简康和林雪儿两个当事人,还有幕后主使者阿呆以 外,其实还有一个人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5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7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