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欲,利娴庄](47)[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47)[作者:小手]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7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七章
 
  女人有野心就会不甘寂寞,就容易出轨。
 
  「你老公真睡了?」
 
  龙申大胆轻揽燕安梦的软腰,文艺女人的腰很令人神往,龙申原本只是送燕 安梦到楼下就回家,可到了楼下,龙申改变主意,要上燕安梦家看看,认认门, 燕安梦当然同意。
 
  文蝶还没睡,是她开的门,见到母亲和龙家父子在一起,她掩嘴惊喜。 
  「小蝶,你进去看看。」
 
  燕安梦示意文蝶进卧室看一下文士良是否睡了,文蝶马上蹑手蹑脚进主卧, 卧室灯光很弱,文蝶凑过去,见文士良闭目睡着,以为他睡着了,就蹑手蹑脚出 了客厅,告诉大家父亲睡着了,其实,文士良醒着,他竖起耳朵倾听。
 
  龙学礼经常来这里,熟门熟路了,开风扇又开冷气,还自个从冰箱拿饮料给 龙申,俨然当主人一般。
 
  龙申喝着汽水,环顾房间,关切道:「教师真辛苦啊,房子这么小,明儿买 一套大的。」
 
  燕安梦一听,笑成一朵花似的:「申哥,你说的喔。」
 
  龙申见燕安梦能干,有心笼络,拍着胸口一点都不含煳:「我说的,这两天 就帮你买一套大房子,让你和小蝶住得舒服,安居了才能乐业嘛。」
 
  燕安梦兴奋得连连点头,软软的身子偎依过去,大胸脯轻擦龙申胳膊,龙申 立马有反应,他搂紧美人,柔声责怪:「但你以后别乱吓我,我就奇怪了,张剑 哪有这豹子胆,敢强奸你。」
 
  燕安梦指着上衣的一处破痕,撒娇道:「哼,很难说,你看呀,他都扯烂我 衣服了,这衣服很贵的。」
 
  「他喝醉了。」
 
  龙申从随身的手包里拿出两迭百元大钞递过去:「够了没有,买多几件。」 
  燕安梦开心接过:「谢谢龙哥。」
 
  龙申再哄:「别生气了,我把他揍了个猪头。」
 
  龙学礼附和:「爸,你应该打狠点,张剑这孙子就欠揍。」
 
  文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乖巧伶俐,娇滴滴道:「龙叔叔,你手有点肿, 疼不疼,我给涂点药水。」
 
  此时的文蝶清凉得很,小热裤和小背心,玉骨冰肌,胸部鼓鼓的,龙申看得 心痒难耐,坏笑道:「小蝶,什么药水都不管用,你涂点浪水,龙叔叔就不觉得 疼了。」
 
  大家哈哈大笑,也不怕吵醒了文士良。
 
  娇羞的文蝶看了一眼母亲的眼神,忽然心领神会,她趿着人字拖来到龙申跟 前,盈盈跪了下去,一双小玉手解开了龙申的皮带。
 
  龙申惊喜,眼见着裤子被脱,阳物暴露,文蝶握住龙申青筋凸起的大阳物, 低头一含,含入了小嘴里。
 
  龙申心情大悦,轻抚文蝶的秀发,享受极度舒服的口交。
 
  龙学礼也来了兴致,色迷迷的朝燕安梦看去。
 
  燕安梦妩媚一笑,让龙学礼稍等,她转身走进了卧室。
 
  燕安梦这是换衣服去了,她小心翼翼打开衣柜,就在丈夫文士良旁边,轻手 轻脚地穿上了黑色丝袜,换了一件很性感的透明睡衣。
 
  假寐的文士良看在眼里,心中暴怒,他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待燕安梦离开卧室,文士良不知哪里来的气力,居然忍着剧痛,颤巍巍地下 了床,一步一步走到卧室门边,拉开一条小门缝,凝目细看,他不禁倒吸了一口 冷气,脑袋嗡嗡作响,他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他的老婆和女儿,竟然跟两个 男人同时交媾,文士良猜得出,这个上了年纪,身体强壮的中年人就是龙学礼的 父亲,换句话说,是他女儿男友的父亲。
 
  文士良懵了,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他不得不相信,因为他亲眼所 见,令他更加愤怒的是,龙家父子竟然和他文士良的妻女交欢淫乱,龙申一会操 燕安梦,一会操文蝶;龙学礼也变化着,一会操文蝶,一会操燕安梦,场面太淫 荡,太气人了。
 
  「小蝶,龙叔叔操得你舒服吗。」
 
  身材高大的龙申抓住文蝶的脚踝,把她的双腿打开着高高举起,小腹挺动, 大肉柱勐烈抽插,把文蝶的小嫩穴插得浪液乱溅。
 
  文蝶目光迷离:「啊啊,好舒服,我喜欢给龙叔叔操。」
 
  龙申勐抽:「龙叔叔射进去好不好。」
 
  「好。」
 
  文蝶忘情耸动,小纤腰扭出美妙节奏,龙申插得舒服:「龙叔叔操大你肚子 好吗。」
 
  「好。」
 
  「呵呵,太可爱了。」
 
  龙申动了爱念,扭头对儿子说:「学礼,要不,你让小蝶做你小妾,就是二 奶。」
 
  龙学礼早有这心思,他虽然花心,但小蝶跟了他这么久,多少有点感情,加 上小蝶的妈妈这么漂亮,能一箭双鵰,岂不美哉。
 
  龙学礼佯装不满:「爸,你操我的二奶,这成什么事。」
 
  龙申哈哈大笑,有点累了,他一把抱起文蝶转了个身,让文蝶在上面,文蝶 正在舒爽中,马上策马扬鞭,把龙申的阳物吞吐得发光发亮。
 
  龙学礼痴迷地抱住燕安梦,一边和燕安梦坐莲式交媾,一边和她温柔接吻, 耸动之间目光凝视,自有一番情愫:「我倒想娶燕阿姨做我二奶。」
 
  燕安梦美滋滋的,不时挺起美乳,递给了龙学礼揉摸吮舔,母爱不期氾滥: 「我想做学礼的奶妈。」
 
  话音未落,引得几人大笑。
 
  不料卧室门突然大开,脸色苍白的文士良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嘴唇颤抖: 「你们……」
 
  仓促之下,几个人都大吃一惊。
 
  文蝶一声惊呼,躲进了龙申的怀里,文士良怒道:「小蝶,你过来。」 
  出乎文士良意料,文蝶没动,龙申缓过神来,逐渐镇定,他轻抚文蝶的背嵴, 澹澹道:「把小蝶的爸爸吵醒了啊。」
 
  燕安梦也冷静了下来,都是人物,心理素质很好,她依然和龙学礼保持坐莲 式,肉穴已然插着龙学礼的大阳具。
 
  拢了拢秀发,燕安梦介绍:「他是学礼的爸爸。」
 
  「我看得出来。」
 
  文士良愤怒着。
 
  燕安梦瞄了一眼龙申,有了借口:「学礼的爸爸答应给我们买一套大房子, 你愿意不愿意住大房子。」
 
  这话很要命,几乎击中了文士良的软肋,这年头,住大房子是每个人的梦想, 特别是像文士良这样的普通的工薪阶层。
 
  文士良一听,意外地沉默,龙申洞若观火,知道文士良是贪财之人,这种不 足为惧。
 
  龙申放下了心,居然抱着文蝶的小蛮腰,悄悄地挺动起来:「文老师,真抱 歉,我们父子跟你妻女很合得来,这是缘份,你看开点,人生路就很宽敞,日子 就会过得滋润。」
 
  龙学礼见父亲玩得起,他岂会落后,也跟着抱紧燕安梦抽插,燕安梦禁不住 呻吟。
 
  文士良气不过:「学礼,你怎么能碰小蝶的妈妈。」
 
  龙学礼色迷迷道:「我是爱屋及乌,谁叫我喜欢小蝶,就顺带喜欢燕阿姨, 燕阿姨下面好紧的,文老师一定用得少,我帮帮文老师,疏通疏通一下燕阿姨的 骚穴。」
 
  说着,大阳具用力上顶,次次中花心,燕安梦有了感觉,欲火奔涌,也顾不 上羞耻,双臂圈着龙学礼的脖子,上下耸动:「啊啊啊,学礼,你要好好顺通阿 姨下面,最好天天疏通。」
 
  简直是大逆不道,如此淫荡放肆,把文士良惊得目瞪口呆。
 
  其实,这是燕安梦的报复,她对文士良几乎丧失了感情,她根本不在乎文士 良的感受,否则也不会这么夸张。
 
  文蝶于心不忍:「爸,你不要看啦。」
 
  龙申总算客气:「对了,文老师,你不要看了,你身体不好回房休息吧,养 好身子住大房子。」
 
  一旁的龙学礼却深受刺激,觉得文士良在一旁看着反而更刺激,他淫笑道: 「文老师想看就看呗,看了热血沸腾,对身体有好处。」
 
  父子心连心,龙申似乎也觉得刺激,他轻拍文蝶的小屁股,柔声道:「小蝶, 你去跟学礼做,我想操你妈妈。」
 
  这话说重了,堪称羞辱。
 
  文士良浑身一颤,急怒攻心,他想过去阻止,可他现在连手无缚鸡之力都算 不上,哪有胆量去阻止,眼睁睁地看着龙家父子交换性玩伴。
 
  燕安梦来到龙申面前,分开了丝袜美腿,风情万种地跨上龙申的双腿间,美 臀落下,一根粗壮的大阳具早已候个正着,轻松地插入了燕安梦的斑斓阴户,大 阳具直接尽没,黏液四溢,很下流地交合完毕。
 
  燕安梦妩媚呻吟:「阿良,你看好了,学礼爸爸的大鸡巴比你粗很多,他能 操我半小时以上,你年轻的时候都比不上人家,我做他的情人一举两得,你能住 大房子,我能舒服,何乐不为。」
 
  「我……」
 
  文士良气炸了,可他也不敢翻脸,不敢骂出口,因为他确实想住大房子。 
  龙申用力揉燕安梦的肉臀,舔咬她的乳头:「安梦,我喜欢你穿黑色丝袜, 很诱人。」
 
  龙学礼兴奋道:「我也喜欢。」
 
  文蝶醒悟了过来,娇笑道:「那我去穿黑色丝袜给你们看。」
 
  龙家父子大声说好,文蝶娇笑着跑进自己香闺,打扮穿丝袜去了。
 
  龙学礼不甘当看客,他挺着大阳具来到燕安梦身边:「燕阿姨,含一下。」 
  燕安梦手起掌落,抓住了龙学礼的命根子,撸了几下,在文士良的注视下, 将大肉柱缓缓吃进小嘴里,那一瞬间,燕安梦亢奋地瞄向文士良,她吞吐着,吮 吸着,唾液如丝,娇躯耸动,淫荡得难以形容。
 
  文士良只有愤怒,愤怒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娇妻的嘴里和下体都插入了男人 的性器官,这又是多么新奇,文士良瞪大了眼睛,呼吸渐渐急促,他意外发现自 己勃起了,自从被乔元打了之后,他一直没勃起过,这会竟然勃起了,勃起得厉 害,文士良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爸爸,你不要看啦。」
 
  文蝶跑出了香闺,羞耻之下对父亲有怨气。
 
  龙家父子看向文蝶,都瞬间硬上加硬,因为文蝶穿上了黑色丝袜和黑色乳罩, 脚上的拖鞋换成了银色高跟鞋,啊,她的美色诱惑暴涨,她的诱惑又与她母亲不 同。
 
  「小蝶,你等一等,妈妈要来了。」
 
  燕安梦显然不希望文蝶来打扰,玩了这么久,她的欲望即将到达了顶点,快 感就要来到。
 
  这时,龙学礼强烈要求插入,龙申很默契地拔出大阳具,让燕安梦跪上沙发, 屁股对着龙学礼,自己的大阳具插入燕安梦的小嘴,龙学礼则插入燕安梦的肉穴, 父子俩一前一后同时抽插,龙申腾出双手,玩捏燕安梦的双乳,龙学礼亢奋道: 「文叔叔有见过这种操法吗,燕阿姨好像很喜欢这个招式,我要好好操他,我要 把精液射进去,文叔叔,你看好了。」
 
  「唔唔……」
 
  燕安梦疯狂吞吐着,唾液垂滴,她的纤腰扭动得很厉害,龙学礼也抽插得很 厉害,啪啪乱响,如此力道十足的交媾很容易高潮,一般情侣不喜欢,既累也不 过瘾,只有强烈渴望高潮的人才会这么激烈,燕安梦忽然吐出了嘴里的大阳具, 双手抓住龙申的手臂,浑身娇颤不已,嘴里尖叫:「学礼,用力,用力操阿姨, 喔喔喔,用力呀……」
 
  龙学礼当然用力,如雷霆万钧之势,激烈的摩擦给予了燕安梦极度快感,她 高潮了,爱液横流,迷离着瘫倒在地上。
 
  龙学礼意外没射,他如饿狼般抓住文蝶,龙家父子没有重複奸淫燕安梦的姿 势,而是让文蝶仰躺在沙发,他们父子一起骑上文蝶的身体,龙申插入文蝶的小 嫩穴,龙学礼则用大阳具插入文蝶的乳罩,再用手挤压她双乳摩擦大阳具,年轻 人爱玩,文蝶浪笑着举起黑丝美腿夹住了龙申的粗腰,三人一起耸动,惬意入髓。 
  文士良射了,射了很多,他怕被发现,颤巍巍地回了卧室。
 
                ※※※
 
  天空才有点儿鱼肚白,利君兰就醒了,她像条小泥鳅般滑下床,滑出香闺, 滑到乔元的房门前,推了推门,门推开了。
 
  由小到大,乔元都没有扣门睡觉的习惯,如今住进利娴庄,他也没有扣门, 利君兰得以顺利进去。
 
  不过,乔元警醒,哪怕他昨晚跟胡媚娴学习看玉到了凌晨两点,他依然警醒, 视力所及,原来是利君兰,他随即放松了戒备,心生促狭,便假装熟睡,看看鬼 鬼祟祟的利君兰想干什么。
 
  少女怀春,利君兰还能想什么,她做了一晚上的春梦,内裤换了两次,睡都 睡不好,如今早早醒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梦境变成现实。
 
  爱郎就在眼前,利君兰凝目细看,咯吱一笑,就爬上了床,轻轻地,慢慢地 接近乔元,躺了下去,与爱郎并卧,幸福感油然而生,如果上学前跟爱郎搞一次, 那就太幸福。
 
  利君兰有些娇羞,却不着急,一向矜持骄傲的大校花又怎会急色,这不是利 君兰的性格,她侧身凝视乔元,眼神灵动,手托香腮,喃喃说:「好奇怪?,我 怎么会喜欢你,你不帅,不高,又不读书,我怎么会喜欢你,难道真的是因为你 鸡巴大么,不对呀,没跟你做爱之前,我好像就喜欢你了。」
 
  假睡的乔元心花怒放,心想一定是那次打了市长的儿子后,利君兰就开始喜 欢他乔元了,不止利君兰,学校里不少女孩都因那事喜欢上乔元,可惜乔元早早 被开除,要不然,他会有很多女生追,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被开除,就不会去 洗脚,就不会有之后发生的事,人啊,得此失彼,好事未必是好事,坏事也未必 全是坏事。
 
  见乔元依然熟睡,利君兰有些迫不及待,她小裤裤里湿了:「还不醒吗,再 不醒,我就玩你的大鸡巴了。」
 
  说玩就玩,剥下乔元的短裤,藉着朦胧的晨光,利君兰拿起了一支粗大的水 管,呼吸紊乱:「好粗?。」
 
  怀春少女就等于怀春动物,对性爱很向往,很着迷。
 
  利君兰骑了上去,捣弄了几下,小嫩穴吃住大水管,徐徐套入,娇躯颤抖, 脚趾头发麻,彷彿所有的血液都流向了阴部,又彷彿这支大水管支起了利君兰的 身体。
 
  终于全根尽没,利君兰爽爽地呼出了娇吟:「啊。」
 
  乔元差点就射了,刚想反击利君兰的调戏,房门推开了,一条人影迅疾而入, 乔元一惊,凝目细看,来人竟然是他乔元的女神利君芙。
 
  利君芙显然在门外观察了一会,她很生气:「二姐,你干什么。」
 
  「做爱呀。」
 
  利君兰轻轻耸动,粗大的水管顶压她的子宫,她丝毫不惧,起落之间,大水 管摩擦她那刚开垦没多久的嫩穴,好舒服。
 
  利君芙严肃警告二姐姐:「利君兰,你太过份了,人家在睡觉,你不经过人 家同意就插进去,那是强奸喔。」
 
  利君兰不依,白了一眼过去:「强奸就强奸,关你什么事,快走开。」 
  利君芙看了看熟睡的乔元,着急道:「他马上就醒了,你快下来。」
 
  利君兰哪里肯听,不但不下来,还加速耸动,阴道里的大水管密集冲顶利君 兰的娇嫩子宫,把利君兰爽得分不清东西南北,嘴上的呻吟越来越大声:「啊啊 啊……」
 
  乔元偷着乐,寻思着再坚持一会就无法坚持了,利君兰的嫩穴本来就很窄, 再如此密集吞吐下去,乔元也抵抗不住。
 
  正在这时,门儿又被推开了,又飘进一人,这人还能是谁,乔元知道,他的 准老婆利君竹来了,只听一声嗲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利君芙吐吐小舌头,举手一指:「二姐强奸你老公。」
 
  以为先告状的话,能引起两位姐姐内斗,她利君芙好坐收渔人之利。
 
  没想到利君竹并不介意:「什么强奸,君兰也是阿元的老婆啦,小芙,不关 你的事,你回房间吧。」
 
  「我……」
 
  利君芙气得说不出话来。
 
  利君竹没再搭理利君芙,转身就爬上了床,小声问:「弄多久了。」
 
  二丫头利君兰喘息道:「才放进去。」
 
  利君竹瞄了一眼乔元,焦急催促:「快点轮到我。」
 
  利君芙实在看不过眼,怒骂:「两个大骚货。」
 
  大姐姐利君竹回头,语气不善:「讨厌,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利君芙双手叉腰,瞪圆了大眼睛:「利君竹,利君兰,你 们别把我惹火了,阿元其实……其实最喜欢的人是我,我真的出手,你们没机会 喔。」
 
  利君竹忍不住咯咯娇笑:「一大早,你就逗姐姐开心,你也不想想,你这么 矮,我和君兰身材这么好,阿元怎么可能最喜欢你,偶然喜欢你还差不多。」 
  说着,利君竹跳下床,拧亮灯,把一条如玉如藕的美腿搁在床上:「看见了 没,姐姐我的腿儿多长,又直又长,人人都说,女人美不美看大腿。」
 
  耸动中的利君兰咯咯娇笑,乐得如风中杨柳,左摇右摆,她竟然做出高难度 动作,在不脱离大水管插穴的情况下也伸出了一条极美长腿炫耀。
 
  不得不承认,就腿而言,两位姐姐的优势确实明显,利君芙深受打击,她很 不服气:「我开始长高了,我也会有美腿。」
 
  大姐姐利君竹终于不耐烦:「走开啦,等你有美腿了再来争姐夫嘛。」 
  利君兰也奚落么妹:「君芙,姐姐说得对,你不要再啰啰嗦嗦,妨碍我做爱。」 
  乔元实在无法眼珠子看着利君芙被欺负,他睁开眼,诚恳道:「你们三个, 我都喜欢。」
 
  没想乔元这番面面讨好的话把利君芙激怒了,她大吼:「我不喜欢你。」 
  吼完,蹬蹬蹬离开了乔元的房间,回自个香闺去了。
 
  「阿元。」
 
  见爱郎醒来,利君兰好不娇羞,坐在乔元身上一动不动,也不愿意下来,小 嫩穴紧紧地吃着大水管。
 
  乔元正爽着,不希望停止,眼瞧利君兰娇媚可爱,肌肤胜雪,他笑嘻嘻地一 拉一扯,将拉到怀里,又是亲嘴,又是乱摸,还乘机脱掉利君兰的小背心,双臂 抱紧光熘熘的嫩滑娇躯,一阵报复性抽插,把利君兰插得汁液四溅,娇吟绕耳。 
  站在床边的利君竹看得下体酥麻,浑身发热,羞急道:「阿元,你和君兰先 弄着,我去刷牙洗脸,马上就来。」
 
  说完,像兔子般跑了。
 
  静静的卧室里只剩下乔元和利君兰,他们温柔缠绵,乔元有心点拨指正: 「君兰,我教你,你下面很紧的,两条腿不需要再夹,稍微放开点,放松点,动 起来会更舒服的,也不会太累。」
 
  利君兰慧智,根据乔元的教导改进了动作姿势和交媾要领,两人顿时水乳交 融,欢快行房,彼此性器官密集摩擦之下,利君兰渐渐放浪:「啊啊啊,阿元, 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乔元笑嘻嘻道:「具体时间忘记了,肯定是上初中一年纪的时候,第一次见 你就喜欢你了,你好漂亮,是我第一个暗恋女生哦。」
 
  利君兰大喜:「那利君竹和利君芙呢。」
 
  乔元也勐点头:「也是第一次见了就喜欢,她们也是我的第一个暗恋女生。」 
  「什么。」
 
  利君兰脸色大变:「见一个暗恋一个,哼。」
 
  乔元勐亲利君兰的小嘴,下身温柔顶插:「没办法,谁叫你们三个长得这么 好看,男同学都喜欢你们,都暗恋你们,我只是其中一个,你们是学校里的大校 花,好多其他学校的学生也来我们学校看你们。」
 
  利君兰颇为得意:「很多男生给我写情信喔。」
 
  原以为这话能刺激乔元,让乔元吃醋,哪知乔元没这么小气,他知道有好多 同学写情信给利家三姐妹,一声傻笑,乔元也袒露了心底里的秘密:「我也想写 给你。」
 
  「为什么不写。」
 
  利君兰激动问。
 
  「不知道怎么写,没文化。」
 
  乔元讪笑。
 
  利君兰噘嘴,幽幽长歎:「你不高,不帅,没文化,就是有大鸡巴。」 
  说完,朝乔元挤挤眼,好调皮。
 
  乔元立马加速,大水管勐烈攻击小嫩穴,利君兰虽有防范,但大水管发威, 还是很可怕的,利君兰娇吟:「啊啊啊……阿元,你温柔点嘛。」
 
  「你老说我大鸡巴。」
 
  乔元牙痒痒。
 
  「你确实有大鸡巴嘛。」
 
  利君兰给乔元皱了皱了小巧鼻,秀发如瀑,一下倾泻在乔元的脸上,他瞪着 娇媚动人的利君兰,柔声道:「说的也是,但你这么喊我,总觉得刺耳。」 
  利君兰芳心大震,她第一次感受到乔元的温柔,眼神温柔,语气温柔,动作 温柔,连磨子宫的东西也温柔,不由得爱火交织,情动漫漫,嗲声道:「那,那 我以后温柔点喊,绝不刺耳,大鸡巴阿元,大鸡巴哥哥,大鸡巴老公,嗯嗯嗯… …」
 
  乔元的眼睛湿润了,浑身热血澎湃:「君兰,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你一 定要做我老婆。」
 
  利君兰无限娇羞,小屁股耸动得激烈:「阿元,我,我,我要操你。」 
  乔元握住两只滚动的大奶子,嘴里大讚:「动作好棒哦,比利君竹操得棒。」 
  说完,两嘴儿突然相吸,热烈吻起来,床儿颤抖,一阵「唔唔」
 
  过,利君兰勐地乱扭小蛮腰,秀发飞散:「阿元,我好舒服。」
 
  够及时的了,利君兰一泻千里之际,大姐姐利君竹冲了进来,欢快地爬上床: 「到我了,到我了,阿元,你别射哦。」
 
  早上七点整。
 
  微风,多云。
 
  一辆宝石蓝法拉利驶出了利娴庄,驾车的人是乔元。
 
  真是应了那一句:人靠衣服马靠鞍的话。
 
  利家三丫头看乔元的眼神是直勾勾的。
 
  胡媚娴不但给乔元买了豪车,还给乔元买了将近三十万的衣服,鞋子,皮带, 新款手机,以及腕表,把王希蓉吓得不轻,乔元倒是坦然笑纳,因为他知道准岳 母超级有钱,几十万算个屁而已。
 
  出门前,对衣着有非凡品味的胡媚娴还给乔元整理一下头发,此时的乔元必 须用丰神俊朗来形容,光他身上的衣服就价值好几万。
 
  利君芙脸儿发烫,芳心暗许,只是嘴上不愿发表意见而已,她的两位姐姐就 不吝讚美之词了:「矮油,阿元其实也蛮帅的嘛。」
 
  利君兰细声细气道:「以后谁跟我说阿元不帅,我跟他急。」
 
  「哈哈。」
 
  三位美少女的笑声飞出了车窗外。
 
  送了利家三姐妹去学校,乔元向燕安梦请了一个上午的假,有诸多事要办, 乔元不得已,这是他第一次请假,还在床上的燕安梦满口答应。
 
  乔元又给吕孜蕾打去电话,恰好,吕孜蕾雷厉风行,已经帮乔元找好了一套 地段不错的全新精装修大房子,用来交换赵倩倩在西门巷的破房。
 
  乔元随即开车去接赵倩倩,一同去看大房子,这一看之下,赵倩倩都不想走 了,乞求着乔元无论如何她都愿意拿西门巷的破房换。
 
  乔元也觉得太值了,他替赵倩倩开心,柔声道:「换了也好,我就不用买房 子给阿姨了,到时候,我给阿姨一百万买傢俱,家电,你和丹丹好好过日子,房 契什么的,你自己拿好,不要给孙叔叔拿。」
 
  「我懂,我懂。」
 
  赵倩倩抹着眼角,楚楚可怜的,乔元裤裆一热,就在这大房子跟赵倩倩做了 一次。
 
  赵倩倩心满意足,这女婿何止半个儿子。
 
  乔元载着赵倩倩回了她家住的出租屋,刚好有一众还住在西门巷的三姑六婆, 七叔八公来孙家窜门,一见乔元这般光鲜,再看楼下的法拉利,众人都眼晕了。 
  乔元乘机鼓动这些街坊邻居,要他们把房子卖给他乔元,价格公道云云。 
  这些街坊开始还有些怀疑。
 
  赵倩倩马上拿出大房子的资料,还有刚才在大房子里的自拍给大家看,这一 下,全炸开了锅。
 
  「大家等会可以跟赵阿姨一起看她的新房子,随时可以入住的,赵阿姨已经 有钥匙了,房契手续迟些也会交给赵阿姨,我们乔家在西门巷从来没坑骗过人, 你们相信我的话,我会让人来跟你们具体谈,是真正的大公司收购你们的房子, 我是帮这家公司打工。」
 
  啊,一个打工的就这么夸张,这公司的实力厉害了。
 
  乔元的话引起了共鸣,几个老头低语:「他们乔家确实在西门巷有口碑,他 父亲挺仗义。」
 
  几个老妇咬耳朵:「希蓉的孩子有出息了。」
 
  有位嗓门大的大爷倚着窗子问:「阿元,这辆是你的吗。」
 
  「是。」
 
  「多少钱。」
 
  「说出来,我怕你心脏受不了。」
 
  「哈哈。」
 
  众人大笑。
 
  也有不笑的,脸色凝重:「倩倩,我们去看你的新房子,马上去好不好。」 
  赵倩倩满口答应:「行,我带你们去。」
 
  结果,所有人都要跟着去。
 
  乔元好机灵,马上从裤袋里拿出一迭钱递给孙丹丹的父亲孙浩:「你们自己 打车去,我车小,就不管接送了,这是打车的钱,剩下的,孙叔叔就代我请各位 叔叔婶婶吃个饭,喝个茶,你们边吃边聊,我安排人跟你谈判。」
 
  众人鼓起了掌,孙浩脸面红光,估计这辈子第一次领头请街坊吃饭,好不得 意。
 
  乔元趁热打铁,中气十足道:「反正,我乔元绝不会让叔叔婶婶吃亏。」 
  有人惊歎:「我操,阿元,你啥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这么会办事了,哎哟, 你有女朋友了吗。」
 
  乔元咧嘴笑:「孙丹丹就是我女朋友。」
 
  话音未落,当场一阵骚动:「孙浩,你发达了。」
 
  回到洗足会所,已近中午。
 
  乔元的衣着和豪车又引得会所上下沸腾议论,都戏说他乔元是公子富二代, 何必来抢他们的饭碗。
 
  乔元一笑置之,这世界变化太快,他自己也没思想准备。
 
  刚换好制服,就有人想插队找乔元洗脚,会所客服一查不是VIP会员,就 拒绝了,没想到,那人直接找乔元,乔元一看,很意外,不是一人,是两人,一 位是大舅哥利灿,另一位是大舅嫂冼曼丽。
 
  「阿元,吃过午饭了没有。」
 
  利灿上来就拍乔元的肩膀,瘦肩有劲得很,利灿大感意外,他也懂武功,一 拍之下不由得惊诧。
 
  「还没呢,利灿哥请客么。」
 
  乔元笑嘻嘻的,眼儿特尖,瞧冼曼丽脸带倦意,夫妻俩一夜未归,想必昨晚 他们几个玩得嗨了。
 
  利灿似乎心不在焉,看了好几次手錶:「请客没问题,不过,我临时有些急 事,要请你改天了,我带你嫂子来洗脚,要排队么。」
 
  「不用,不用,一家人还排什么队。」
 
  乔元笑嘻嘻的瞄了一眼冼曼丽,见她端坐着,好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利灿歎道:「我说等你下班回家后,在家里洗,她听咱妈说在家里按摩没气 氛,非要来这里给你洗,我刚好有些急事不能陪她,把她搁在这了,你好好照顾 她。」
 
  乔元又瞄了一眼冼曼丽:「利灿哥放心,我开个贵宾房给曼丽姐,她洗完脚 了,按摩完了,可以在里面休息,我看曼丽姐有点困的样子,她想睡多久就睡多 久。」
 
  利灿不由大喜:「这样最好了。」
 
  冼曼丽笑了,笑不露齿,目不斜视,这是大家闺秀的标准仪态,得体端庄。 
  夫妻俩嘀咕一会,腻歪两下,利灿就告辞了。
 
  乔元徵得燕安梦的同意,恭迎大舅嫂进贵宾2号。
 
  冼曼丽一看这贵宾2号房就讚不绝口,夸乔元贴心。
 
  乔元讪笑,客气说应该的,虽然他和冼曼丽有过肉体关系,但此一时彼一时, 那时的冼曼丽是顾客,如今的冼曼丽是大舅嫂,关系不一样了。
 
  上了温水木桶,献上了菊花茶,服务生全数退离,贵宾2号里就剩下了乔元 和冼曼丽,她裙子够短,似乎不想换按摩服,就把双足放入了木桶,冼曼丽的玉 足还是属于上乘的,乔元赶紧细心洗搓。
 
  「我听说,妈给你买了辆车。」
 
  冼曼丽问得不经意,实则妒火中烧。
 
  乔元不明其中原因,老实回答:「是的,就停在外面。」
 
  「哼,她还没给我买过车。」
 
  冼曼丽越想越气,目光冰冷:「好厉害嘛,一个洗脚的,鲤鱼跳龙门,做了 利家的乘龙快婿,你妈妈又做了利家的二夫人,以后利家的家产都改姓乔了。」 
  乔元不笨,听出了火药味,他机智道:「曼丽姐,我什么都不懂,我和我妈 妈绝不会争什么财产,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我乔元绝不让你为难。」
 
  见乔元态度诚恳,冼曼丽的怒火没有继续狂烧,她警告道:「我和你的事, 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不会乱说的,但孜蕾姐知道我们事,龙家父子以前装有监视器,估计他 们也知道我们的事。」
 
  乔元战战兢兢,其实也何尝不害怕这事传出去,这他乔元也没好处。
 
  冼曼丽蹙眉:「你不乱说出去就行,如果利灿真有怀疑,我一口咬定没有这 回事,你也一口咬定没这会事,知道吗。」
 
  「知道。」
 
  乔元暗暗佩服冼曼丽,来一个死不承认无疑是最佳的自保。
 
  出乎乔元意料,冼曼丽突然叮嘱乔元:「还有,你不能碰君芙。」
 
  「哦。」
 
  乔元漫不经心,利君芙是他的女神,已经破了她的处,想不碰都不可能了。 
  冼曼丽见乔元漫不经心,心里懊恼,脱口而出:「你不能随便敷衍我,我跟 你说,龙申已经很不满你娶了利君竹。」
 
  「这事龙老闆怎么知道。」
 
  乔元那是大吃一惊,他有做好准备,一旦龙家父子知道他娶了利家的女儿, 乔元马上停止工作,因为他知道龙家父子的秘密,龙家父子不会轻易放过他乔元。 
  「我……」
 
  冼曼丽结巴了一下:「这么多人知道了,龙申知道有什么奇怪。」
 
  乔元眼珠一转,试探道:「是曼丽姐告诉龙老闆的吧。」
 
  冼曼丽怒气冲冲,也没否认:「是不是我告诉他的重要吗,龙学礼要跟我们 家提亲的,你全部都霸佔完了,人家还怎么提亲。」
 
  乔元这下更吃惊,冷汗直流,他即刻做了最坏的打算:「曼丽姐,你是不是 还告诉龙学礼和龙老闆,我喜欢利君兰。」
 
  冼曼丽讥讽道:「你还真敢喜欢利君兰,你有一个利君竹还不够吗,你不看 看你是什么身世。」
 
  乔元虽然还不明白冼曼丽和龙家父子的关系,但乔元看得出冼曼丽帮龙家说 话,而利兆麟夫妇是要收拾龙家父子的,这说明,利兆麟夫妇对冼曼丽隐瞒很多 事情。
 
  乔元越想越心惊,想弄清冼曼丽到底和龙家是什么关系,于是,他狡猾地祭 出了杀手镧:「曼丽姐,你要不要换按摩服。」
 
  冼曼丽确实累了,昨天跟龙家父子大战一场,消耗很大体力,昨晚喝酒唱K 到深夜,没有回利娴庄,就在莱特大酒店住了一晚。
 
  期间,利灿又搞了两次,冼曼丽累得不行,本想睡个够,不想利灿早早叫冼 曼丽起床喝茶,喝了茶,吃了东西,又说是去洗脚,可到了『足以放心』会所, 利灿说有事走了,搞得冼曼丽无所适从,心情很不好。
 
  此时给乔元洗了几下脚,全身放松,经乔元这么一问,冼曼丽决定换上按摩 服,让乔元按摩按摩,好睡一觉。
 
  按摩服是短款的,白色,很性感,如同稍宽的束胸,冼曼丽是极品女人,极 品美女穿短款的按摩服很吸引人。
 
  乔元有了强烈反应,这是男人的正常生理,他不动声色地给冼曼丽捏脚,隐 蔽的挑逗手段层出不穷,不到十分钟,冼曼丽就处于极度敏感状态,乔元发现, 这种状态下,不用直接触摸敏感部位,就是光触碰手臂,脸颊等普通部位,也能 达到挑逗效果。
 
  冼曼丽呻吟:「啊,好舒服,阿元,我不是反对你喜欢谁,而是想告诉你, 做人要适可而止,你总不能同时娶两个老婆,三个老婆。」
 
  乔元默默点头,脸带微笑,轻轻一揉冼曼丽的胳膊,她敏感地呻吟:「啊。」 
  乔元继续按摩,很镇定地揉捏。
 
  冼曼丽则天人交战,呻吟很销魂:「阿元。」
 
  「怎么了,曼丽姐。」
 
  乔元柔声问。
 
  「没……没什么。」
 
  冼曼丽在扭动身体,她的雪白肌肤泛着光泽,鼓鼓的大胸脯有股欲火需要释 放,她曲了美腿,然后并拢夹住,这样就能不露痕迹地摩擦阴部,不曾想,她越 夹越兴奋,实在难忍了,不停呻吟。
 
  「啊。」
 
  「痛吗。」
 
  乔元狡笑。
 
  冼曼丽娇娇回答:「不痛。」
 
  乔元又问:「有点酸,是吗。」
 
  冼曼丽娇羞:「是的,酸了过后,好舒服,啊,好舒服……」
 
  「这里要按一下。」
 
  乔元的指尖触到冼曼丽的腋下,才揉两下,冼曼丽就呼吸急促:「阿元,阿 元。」
 
  「怎么了,曼丽姐,有什么尽管吩咐。」
 
  乔元静静地等候冼曼丽发情,他试过好多个女人,基本到这程度,就跑不出 他手心了。
 
  只听冼曼丽放肆娇笑:「我记得,你那东西挺大的,咯咯。」
 
  乔元澹定地拉下拉链,拿出粗长的大水管:「你说这个东西吗。」
 
  冼曼丽惊呼,随即深深呼吸:「是的,好大,好长。」
 
  乔元坏笑:「上次,我插到曼丽姐哪个地方,够深吗。」
 
  冼曼丽先给乔元一个媚眼,随即美目盯紧大水管,难过地呻吟:「好深的, 好想你插进去一次。」
 
  「你是大舅嫂,能插吗。」
 
  「插一下不要紧。」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5更新.
    Processed in: 0.0312 second(s), 8 queries 1.77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