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金钱调教出清纯的堕落](0-1)作者:Jake95
[金钱调教出清纯的堕落](0-1)作者:Jake95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3452
 

                序章
 
  经过艰苦卓绝的高三奋斗后,柳婕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入了本市最著名的私立 大学——东外私立大学。
 
  东外私立大学拥有者匹敌全国的师资力量,连英语老师都是外教。还有漂亮 的校舍,美式的体院馆,公寓式的宿舍。对于学习成绩优秀学生,每个班还有一 个名额出国保送读研。
 
  当然,相对的则是高昂的学费。什么地产大鳄,达官贵人的孩子也都来这里 上学。对于他们来说,来这个学校学习倒是次要的,结识上流社会的朋友圈才是 重中之重。如果运气好,混到一张毕业证,那简直就是脸上贴金。但是成绩不合 格或者有严重违纪现象,东外私立大学无论贵贱,一律开除,并且不退学费。尽 管人人都知道,东外私立大学靠着这个方式圈钱用以维持学校高昂的开销,但是 仍然削尖了脑袋一样的往里挤。官二代富二代想扩大圈子,普通人家借钱供孩子 上大学期望得到机遇,而穷人家的孩子更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希望变凤凰。 
  本来,像柳婕这样穷苦家的孩子,是借钱也交不起学费进入这所大学的。但 是由于学校的政策,每个班期末考试前3名的学生可以免除本学期的学费,这无 疑给了柳婕光明的希望。
 
  军训过后,柳婕认识了班长李旭。和其他普通的孩子一样,柳婕的整个高中 全在学习,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李旭双亲都是普通工人,相似的家庭环境给了 两人莫名的亲近感。一来二去,便成为了情侣。
 
  李旭很喜欢柳婕。在男生私下的「班花评选」中,柳婕击败大小姐出身的杨 璇夺魁,这让李旭倍感得意。柳婕高挑的身材,眉清目秀,漂亮的黑发扎着马尾 披在身后。两条白皙细致的美腿无时无刻不吸引着男生的目光。尽管身上的衣服 并没有杨璇的名贵,身材也没有杨璇婀娜多姿风情万种,但是依然凭借着清纯的 气质夺得班花。
 
  李旭最讨厌的人自然就是林风了。林风高瘦的身材,带着一个黑框眼镜,学 习成绩优秀,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男生——如果不是他眼镜是阿玛尼,衬衫是范 思哲,手表是浪琴,每天开着一辆日本跑车上下学的话。
 
  「等我当了国家总理,第一件事就是杀光那些贪官污吏!」李旭胡吹着牛逼。 
  「嗯,嗯。老公一定行的。」柳婕附和着,在她眼里,李旭的「雄心壮志」 
  是那么的伟大。
 
  「还有那些无良奸商。妈的中国是社会主义社会,干什么弄那么多资本家欺 压百姓。官商勾结,哎,中国腐败的无可救药了!」李旭继续卖弄着自己的知识。 
  「是啊是啊,打土豪分田地。」柳婕觉得和自己男朋友三观统一,真是什么 都聊得来。
 
  「就比如那个林风,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李旭随后把话头转向了林风, 「妈的大学就开车。他爸绝对是大贪官,然后嫖娼的时候遇见了她妈……等我当 了总理,就把他妈卖回到窑子里,然后不枪毙他爸……」
 
  「为什么?」柳婕问道。
 
  「让他爸看着自己的老婆怎么被玩的。哈哈哈……」李旭说着污秽不堪的语 言。
 
  「老公,你的想法真是太棒啦!」柳婕丝毫不觉得难为情。
 
  正当李旭和柳婕编排着「假想敌」林风的时候,「柳婕,教室外有人找!」 
  一个同学向柳婕喊道。
 
  「来了。」
 
  李旭也跟了出来。找柳婕的是她的舍友,张宁。张宁娇小的身材,一张可爱 的娃娃脸,只是一对E罩杯的巨乳表示了她还是一个大学生。李旭目光立刻就落 到了这对巨乳上,仿佛能透过衣服一样,猥琐的舔视着。
 
  「吊钟奶,软度不错,弹性也良好,这么大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真是极品 啊。」
 
  张宁也仿佛意识到了李旭正在意淫着自己,双臂微微挡住,轻咳了一声。 
  「哦,哦,怎么了小美女?」李旭赶忙问道。
 
  「恩,我有事想找你帮忙。那个,请问你认识林风吗?」
 
  「啊,美女的忙一定帮,一定帮,」李旭一脸谄笑的答道:「我和林风是好 哥们,怎么了?」
 
  「恩,这封信,可不可以帮忙转交……」张宁瞬间脸红到脖子根。
 
  「啊,情书啊,没问题,交给我吧。」李旭接过信,手指刻意的在张宁手背 上划过,软软的嫩嫩的,显然保养得很好。
 
  「麻烦你了。我走了。」仿佛片刻都不想逗留,张宁转身就走了。
 
  望着张宁婀娜的背影,李旭感叹道:「现在的女孩啊,发育的真是好。这大 概才17岁吧,奶子就这么大了。」
 
  「你说什么呢」,柳婕不高兴的说道。
 
  「我是说,还是我的柳婕好。那个大奶妞这是胸大无脑」,察觉到了女友的 不满,李旭赶忙答道:「居然还喜欢林风,她是弱智吗?林风就是个玩女人的, 顶多就是玩玩她,还能喜欢她?」说着把信丢尽了垃圾桶。
 
  「这还差不多。」柳婕满意的答道。
 
  *********************************** 
             第一章红酒与处女
 
  没过几天,中日爆发了钓鱼岛事件。李旭显得特别愤青,嘴里天天喊着保卫 钓鱼岛。
 
  这天,林风突然反常,没来上课。
 
  柳婕正奇怪呢,李旭悄悄的跟她说:「林风那臭小子,大概在哭他的小破车 呢吧,哈哈。」
 
  结果,课上到一半,班主任,教导主任还有两名警察,就把李旭「请」了出 去。
 
  柳婕意识到不好,下了课,直接冲到办公室。班主任,教导主任,警察,还 有李旭的父母都在。
 
  只见李旭哭喊着:「我没砸林风的车,你们有证据吗?」
 
  一个身份显得很大的警察说道:「我们有录像,就是你砸的,你要是抵赖, 自首可就算不上了。」
 
  「那就算是我砸的吧。」李旭狡辩到:「林风买日本车就是不对,我们要抵 制日货,将来打钓鱼岛……」
 
  「别这放屁,」警察打断了李旭的话:「他买车不犯法,你砸车,犯法。我 们警车也是日本车,你去砸一个看看?」
 
  「林风他爸是贪官污吏!那个车也是贪污的!你们不去查他爸,却冤枉好人!」 李旭继续喊道。
 
  「诶,诶,你说话留神点,」教导主任制止道:「林风的爸爸是校董之一, 正正经经的商人,可不是什么当官的。」
 
  「啪!」李旭爸爸直接甩了李旭一个嘴巴,李旭的脸顿时肿了起来,看的柳 婕心里一紧。
 
  「嗯,承认了就好。」看来警察长官很满意李旭爸爸的那个嘴巴,吩咐两名 警察铐住李旭,架上了警车,然后继续和李旭爸爸说道:「情况就是这么情况, 我也不计较李旭不配合工作了。」李旭爸爸忙不迭的点头。
 
  「先拘留7天。不赔钱,算刑事,蹲7年监狱,表现好5年就能出来。赔钱 的话,看你们养个儿子也不容易,算成民事,只要赔车钱,我们这边也不追究了。 按流程,1个月内付清,如果征得林风同意,这个期限可以延长。」警察长管简 单的向李旭爸爸阐述着。
 
  「那,那……要赔多少钱?10万够吗?」李旭爸爸战战兢兢的问道。 
  「日产GTR,大概300万吧。」警察答道。柳婕一听,顿时感到天旋地 转。
 
  「作孽啊……」李旭妈妈瞬间就哭了出来……
 
  Moiex西餐厅,如果是平时的话,柳婕绝对不会来这个「资本家剥削贫 民」的店吃饭。
 
  但是,这里是林风点的地方。林风已经拒绝了李旭父母的会面。不知怎么, 居然同意了柳婕在周末的约见。
 
  当林风开着一辆玛莎拉蒂gc载着柳婕到西餐厅的时候,柳婕还很奇怪,林 风怎么又买了一辆敞篷跑车。这辆车实在是太舒服了,柳婕这辈子没有坐过这么 好的车。当路人的目光全都撒向他们时,柳婕居然还有一点小小的得意。 
  进店,入座。侍者拿给他们两份菜单。
 
  「累了吧,先点餐」,林风很绅士的说道。
 
  菜单是英文的,柳婕并看不懂,但是价格却令她咋舌。她习惯性翻到最后一 页,指着最便宜的200块的一项,对侍者说:「我要吃这个。」
 
  侍者很鄙视的看着柳婕,说道:「这个是钢琴曲,并不能吃。」
 
  「哪那么多废话,她要这个你就上这个。」林风很不满意侍者的态度,然后 转过头,温柔的对柳婕说:「你第一次来,我帮你点好吗?」
 
  柳婕仿佛一时间忘了林风是她的敌人,很感激的点了点头。
 
  「恩,SirloinWithCompoundPrawnLobste rButter,HoneyGarlicSirloin,都要media (五分熟)的。前菜就要我经常点的那个。」
 
  侍者退了下去,过了一会,柳婕点的钢琴曲悠扬的飘了过来,听得柳婕脸上 一阵红一阵白。
 
  「一个钢琴曲都要200块?你地方是你要来的,我可请不起你啊!」 
  「呵呵,我怎么会让女孩子破费呢。」林风答道,只听得柳婕一阵春心荡漾, 她和李旭吃饭,从来都是AA制的,因为自己是女孩子吃得少,每次还要帮李旭 买一点。
 
  然后林风接下来的话就让柳婕目瞪口呆:「这个店也是我家的产业之一,我 在这吃饭记账就好。」
 
  「所以,你找我是李旭的事?」
 
  「嗯。你看你都这么有钱了,能不能把车的钱算了。」柳婕小心的问道。 
  「当然不可能,这辆车是我爸爸给我的生日礼物。」林风答道。
 
  想到自己男朋友一旦赔不起钱的牢狱之灾,柳婕对林风的好印象瞬间抛在脑 后,恶狠狠的骂道:「你们资本家就会剥削我们穷人的钱,丧尽天良!」 
  「我哪里剥削你们了?如果李旭不砸我的车我会让他赔钱吗?还是说我逼他 砸车的?」林风涵养很好,并不生气,却把柳婕反驳的哑口无言。
 
  「那你让我们怎么赔嘛,他爸爸妈妈都是工人,一年也攒不下来几万块钱。」 柳婕带着哭腔说道。
 
  「你们可以去买彩票嘛。每天买一张,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呢。中了50 0万,交了税也就差不多了。菜来了,先吃吧。」
 
  看着侍者端上来的牛排,柳婕默默想到,「我妈妈每月发工资的时候,我家 也吃炖牛肉,不知道比你的好吃多少倍。」然后恶狠狠的叉起牛排,咬了下去。 
  可是牛排到了嘴里,柳婕瞬间忘记了她妈妈美味的炖牛肉。这牛排,是这么 嫩,这么软,这么鲜美多汁,自己长这么大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只三两口, 就把牛排全部吞进肚子里。
 
  柳婕啃完自己的牛排,转过头看了看林风。林风已经熟练的用刀叉把牛排切 成小块,细细的品尝。看到柳婕吃完了自己的份,叉起一块自己的牛排,问: 「你要不要尝尝我的,对了,我的牛排上是龙虾肉酱,你不对海鲜过敏吧!」 
  龙虾!这是柳婕如雷贯耳的名字,柳婕忙不迭的点头,任由林风把牛排喂进 自己嘴里。一边细细的品尝,一边打量着林风。
 
  长得还是有一点的帅,如果不是可恶的资本家的儿子,如果不是害的李旭要 蹲监狱的话。柳婕又想了想李旭被压上警车时的眼神,又想了想李旭老父老母的 泪水,鼓了鼓勇气,对林风说道:「林风,我还是处女,本来要在新婚之夜给李 旭的。但是我给你,你能不能免掉李旭的债?」
 
  「哦?你的处女?」林风看了一眼柳婕,说道:「能值300万?你确实是 班花,但是也就值个3万吧。你们还是买彩票实际点。」
 
  柳婕气的眼泪打转:「这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你……你居然……」
 
  「我还没说完嘛。」林风笑道:「但是可以换一种方法。我可以把付钱日期 延长3年半,也就是毕业之前。这样,你们有更多的时间去买彩票了。当然,你 们两个必须留在学校,不被开除。否则我去哪要钱?」
 
  「好,成交。」柳婕根本不信什么彩票,但是想到,哪怕让李旭毕了业再蹲 监狱,也是很好的选择。
 
  「另外还有一件对你比较有利的事情。如果你在期间内满足我的要求,我会 给你适当的金钱奖励,就从着300万里扣除。」
 
  「好的,没问题。」柳婕斩钉截铁的答道:「但是林风,你要给我记清楚。 
  这是你们资本家逼迫我们劳苦人民的,我并没有屈服于你。「
 
  「哼,我会让你屈服于我的。人的堕落可是比瀑布下落还快的。」林风答道: 「你和李旭不是要我妈妈做妓女给我爸爸看么?我们看看到最后,是谁做妓女给 谁看!」
 
  柳婕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个话都被他知道了。
 
  「那么,第一件事就来了。」林风打了个响指,叫来侍者:「来一瓶82年 的拉斐。」
 
  然后继续对柳婕说道:「我比较喜欢想喝红酒,但是喝了酒就不能开车,所 以,还请你帮我携带一下红酒。这件事情值1万块。」
 
  「1万块!」柳婕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妈妈每天给人家做保姆给人 家打工,每个月才净赚2000块。带一下红酒就能赚上妈妈5个月的工资!柳 婕忙不迭的问道:「那我帮你带300次红酒,是不是这钱就免了?」
 
  「不,你只能带一次。」
 
  「为什么?!」
 
  「是用你的处女穴带,让酒吸取你的处女精华,这样对我可以强身健体。干 不干?」
 
  「干。」柳婕答道,反正处女都要没了,能在此之前赚1万也不算亏。 
  「好。」林风对侍者耳语了几句。
 
  侍者对柳婕毕恭毕敬得说道:「柳小姐,这边请。」然后带领柳婕来到了后 庭。
 
  没想到这家餐厅的后面和一个私人会所相连。侍者领着柳婕走到一个房间门 口,并不进去,对柳婕说:「柳小姐请进吧。」
 
  柳婕进入房间,里面两个穿西服的女侍者,她们上身穿着很紧的衬衫,下面 穿着西服裙,然后是性感的黑丝袜和6厘米的高跟鞋。但是柳婕却瞟见,女侍者 并没有穿内衣和内裤。
 
  女侍者恭恭敬敬的拿出两张纸,对柳婕说:「柳小姐,请签订契约书。」 
  「契约书?」柳婕瞪大眼睛向纸上望去。
 
  只见纸上写着:
 
  柳婕自愿将处女献给关林风。
 
  林风将柳婕男朋友李旭所欠300万元债款的还款日期延期至大学毕业。 
  若有违背,将作废一切条约。
 
  另一张纸上写着:
 
  柳婕自愿将一次性处女穴租借给林风作为红酒酒瓶。
 
  租金1万元,每日佣金2000元。
 
  柳婕当行使全部酒瓶义务,不得违背。
 
  若有违背,将作废一切条约。
 
  柳婕签好字,将契约书交给女侍者。
 
  女侍者小心翼翼的把契约书收起来。然后,她们帮柳婕脱去衣服,服侍柳婕 躺在床上,然后拿出精油给柳婕按摩,只按摩得柳婕遍体通泰,身体发热,小穴 也湿润了起来。这是,一名女侍者拿出镊子,小心翼翼的拨开柳婕的阴唇,检查 了一下,对门口的男侍者说道,「处女膜完好,敏感度5级,极品」。
 
  柳婕听到极品二字,居然小小的高兴了一下。但是,很快,她就高兴不起来 了。因为她看见一名女侍者拿着剃刀过来了。她紧张的问:「这是干什么?」 
  女侍者答道:「柳小姐您的处女穴目前是林公子的酒瓶,当然要剃毛,消毒, 量规格了。这不是常识嘛?」
 
  「好吧。」柳婕无力的答道。看着自己的阴毛被一根一根刮掉,心理感到一 种悲哀。
 
  然而,她的悲哀接踵而至。另一名女侍者就像测量一只母猪一样,测量着她 私密的花园,并不断的报告给门外做记录的男侍者。
 
  「粉色蝴蝶穴,极品啊,没想到林公子运气真好。」
 
  「穴口直径1厘米,穴内直径大概也是1厘米。穴内息肉杂生,需要梳理。」 
  「穴口离处女膜大概2厘米。」
 
  「G点直径2厘米,凸起并不明显,需要调教。」
 
  「阴蒂直径0……5厘米,凸起并不明显,需要调教。」
 
  「阴道内部为折叠型,不错不错。」
 
  「处女膜口,直径0。25厘米。」
 
  ……
 
  柳婕无力的闭上双眼,任由自己眼泪默默留下。
 
  然后别说阴毛了,就连菊花周边的汗毛都被剃的一干二净。然后她被侍者放 在浴池里,清洗干净。
 
  「准备完毕,开始装罐。」
 
  说完,侍者们将一个X架子推进屋子,将柳婕成大字型,牢牢的绑在架子上。 然后垂直旋转X架,讲柳婕大头冲下,小穴冲上转了过来。
 
  柳婕只觉得脑部一阵充血,然后看到女侍者手持一瓶红酒,开罐,然后淅淅 沥沥的从自己小穴灌入。瞬间,她感到了一阵寒流,进入了自己的阴道。 
  「慢点慢点,别把处女膜弄破了。」
 
  「晓得,我自由分寸。」
 
  但是一瓶红酒只装了三分之一,就已经溢满到穴口了。
 
  「还不错嘛」,女侍者说道:「果然是名器蝴蝶穴,里面看着狭窄,其实曲 径通幽,大有门道。」
 
  而另一名女侍者说道:「你自己没那本事就别羡慕别人,快干活。」
 
  「干活?」柳婕有点不明白,「不是已经溢满了吗?」
 
  只见两个女侍者,府下身体来,一个剥出柳婕的阴蒂,一个拨开柳婕的菊花, 舔了起来。
 
  「啊……别……」尽管柳婕倒吊着,但还是感到了一阵快感涌上大脑。 
  两名女侍者显然是挑弄高手。柳婕尽管也悄悄自慰过,但还是处女的她怎么 是这两个高手的对手,很快,柳婕就感到阴道一阵痉挛,子宫一阵抽搐。她高潮 了。她很想夹紧双腿,或者手里攥住什么东西,但是由于X架的存在,她只能被 固定着,倒吊着无力的高潮。
 
  但是这份高潮,紧紧经过一小会就停了下来。因为她感到了,那股寒流进入 了子宫。
 
  「啊……够了!」柳婕发出了抗议。
 
  但是女侍者并没有理她,依旧一个管菊花一个管阴蒂的挑弄起柳婕来。 
  很快,柳婕就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尽管寒流仍然一点一点的侵入子宫,但是柳婕并没感到寒流。她居然燥热了 起来。只见她皮肤发著潮红,眼神渐渐迷离起来,一小点挑弄就弄得她快感连连。 
  「看来酒精渗透过皮肤进入血液了。恭喜你达到了一个不错的感觉。」 
  「嗯……」柳婕迷迷糊糊的答道。
 
  「希望你维持这个感觉,不然的话下一个阶段就不怎么舒服了。」
 
  「嗯……哦……」柳婕依然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可惜的是,没多久,「下一个阶段」就来到了。无论女侍者怎么挑弄的柳婕 高潮,红酒的高度都留在穴口,不再下降。这是,红酒还有五分之一左右。 
  「哎,可怜的孩子,看来你并不是一直那么走运。」女侍者说着,从门口的 男侍者手中接过了电击器。把电极片贴在了柳婕的大腿根,屁股,小腹上,然后 又拿出电极夹子,夹在了柳婕的阴蒂和阴唇上。
 
  「强制高潮准备完毕。开始,3,2,1……」
 
  随着倒数的完毕,女侍者开启了电极开关。滋啦啦的电流瞬间打穿了柳婕的 要害部位。
 
  「啊……」柳婕瞬间两眼泛白,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她只觉得一股奇 妙的感觉,越过了自己的大脑,由脊椎发出,控制着自己下半身发出高潮。等到 身体的快感传达回给大脑时,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在脑中产生。
 
  「我靠,居然这也行。」女侍者不解的说道,「这……真是个极品。」 
  柳婕的阴道和子宫又是一阵痉挛,红酒的液面再次下降。剩余的五分之一红 酒也装了进去,液面维持在了柳婕的小穴入口。
 
  「好了,最后一步,准备封口!」说着,女侍者从男侍者手中结果一个贞操 带一样的东西。但同别的贞操带不一样,这个贞操带假阳具的地方变成了一个小 小的软木塞,这自然就是柳婕的酒塞了。而小木塞的上面,又有一根极细的橡胶 棍,和木塞呈一个奇怪的角度。
 
  「确定没问题?」女侍者向男侍者确认着。
 
  「只要你们的测量没问题,我这就没问题。出了事我担着。」男侍者肯定的 答道。
 
  「好。」说着,女侍者将一段金属电极棒插入了柳婕的菊花。柳婕感到菊花 一凉,异物感侵入到了自己的直肠。可是,此刻已经是砧板上的鱼了,任人宰割。 
  「封口!3,2,1。……」
 
  随着一名女侍者的再次倒数,另一名女侍者打开了电击器的开关。
 
  「啊……啊……啊……」随着菊花电击器的加入,柳婕再一次被强制高潮了。 此时她连喊的力气都没了。
 
  「呜……」随着嘴里一声的呜咽,柳婕失禁了。一股小便冲天而出。
 
  「不能破坏林公子的美酒!」负责拨弄柳婕阴蒂的女侍者叫到,立刻用嘴封 住了柳婕的尿道口,将尿液尽数喝了下去。
 
  与此同时,那名负责拨弄菊花的女侍者,立刻将贞操带扣了上去。随着柳婕 的最后一次高潮,子宫的最后一次扩张,红酒的液面从小穴口下降到了处女膜以 下。而木塞的长度,刚好是小穴口到处女膜的距离,把处女膜紧紧的扣住。这样 既不会破坏柳婕的处女膜,而且在柳婕站立的时候,小木塞也会托住处女膜,使 其不会被红酒的流动而弄坏。而软木塞上的细小橡胶棍,则透过处女膜口,直直 的戳在柳婕的G点上。
 
  贞操带的皮带则牢牢的锁在柳婕的腰上,腰带下则由16条窄小的带子连接 到护阴,这样无论怎么扭动,总有足够的带子提供拉力。这套贞操带是由高科技 材质制成,材料轻又具备高强度的韧性。使用者既不会有重量感到不便,又不会 因为运动而使小木塞移位而破坏处女膜,不愧是林氏科技公司的杰作。另外,只 有护阴紧紧是吧小穴口封死,但是阴蒂和菊花则暴露在外面,大大的方便了使用 者的「日常需求」。
 
  柳婕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才渐渐的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无比香软的 大床上。她摸了摸下阴,贞操带牢牢的扣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微微隆起的小腹预 示着子宫里都是林风的高级红酒。
 
  「啊,头好痛。」柳婕抱怨着。
 
  「醒了?我的睡美人,你这相当于醉酒加上好几次高潮,身体劳累是必然的, 这已经快到中午了,」林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床边,关心的询问着:「感觉 身体怎么样?」
 
  面对的林风的关心,柳婕忽然感觉到一阵温暖,居然也不恼,懒懒的答道: 「小腹有点涨,肚子好饿。」
 
  「呵呵,我早就想到了」,林风拍了拍手,「我给你准备好了砂锅粥,照顾 好我的酒瓶也是我的义务。也真是为难你了,一个处女一晚上高潮六七回。」 
  侍者早就把香喷喷的砂锅粥端到了柳婕的面前。林风接过粥,一口一口小心 的喂着柳婕。柳婕喝着粥,感觉真是香甜可口。她对着林风的玩笑也不恼火,说 道:「我说林公子,跟着你真是吃香的喝辣的,您老人家租个酒瓶都要用1万块 钱,这个粥估计也不便宜吧。」
 
  「还好吧。这一锅也就600块。」
 
  几口粥下肚,柳婕清醒了过来,暗骂自己到:「柳婕你个白痴,人家给你几 口好吃的,你就忘了他是你的大仇人了吗。」随即正色到:「林风,这个酒瓶你 要租到什么时候?」
 
  「把酒喝完的呗,反正我每天会付给你2000块租金。话说,这个酒喝起 来是很有门道的……」
 
  「随便你,」柳婕打断了林风的话,恶狠狠的说道:「我告诉你,我处女是 你的,处女穴租给你当酒瓶,这些我都不会赖账。但是,李旭还有六天就从拘留 所出来了,他出来了之后,我就要和他做爱。你买了我的处,但是并买有买断我 和我男朋友做爱吧。到时候,希望你把你的破酒和处拿走,拿不走留给我男朋友, 可就不是我不讲信用了。」
 
  「好好,我知道了,」林风皱了皱眉,笑道:「那你也总应该把我的话讲完 吧,这对你可是有好处的。」
 
  「哼,你能给我安什么好心,你别害我就成了。」
 
  「喂,喂,柳小姐,你说话小心点,我要害你,直接就把李旭送监狱了就好 了。我从头到位都在帮你的好么,我可是损失了300万啊。」
 
  柳婕一想,林风的话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尽管他很无礼的对待自己,但是 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而不是林风强迫的,而和300万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好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这个贞操带你仔细看过没有?锁头在哪?」
 
  「在后腰上。」柳婕答道。
 
  「锁眼呢?」
 
  「诶?并没有锁眼,这是什么鬼啊。」柳婕奇怪的问道。
 
  「这是高科技产品,电子锁,专门用来喝处女红酒的。」林风答道:「只要 处女高潮,处女分泌的高级产品处女爱液就会混入红酒里。贞操带侦测到你高潮 后,下面的木塞就会打开一个缺口,红酒可以缓缓流下。直到红酒流没了,这个 锁就打开了。」、
 
  「哦」,柳婕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只要我忍住不高潮,你就喝不到酒。 
  喝不到酒,这个贞操带就打不开。贞操带打不开,你就拿不走我的处女。等 我坚持到我男朋友从拘留所里出来,就还能保持处女之身。我和我男朋友做爱, 你没有权利阻止,只能乖乖的打开贞操带,看着美酒白白流掉,看着我把处女献 给我男朋友。哈哈,哈哈。放心,我不会浪费你的美酒的。在被装灌的时候,我 已经高潮了几回了。处女爱液也混了一些进去。我会留给我男朋友喝,让他补补 身体。「
 
  「对的。不愧是班花。」林风点点头,「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保护红酒是 每一个酒瓶的义务。如果在我不在你身边的话,你偷偷手淫,让自己高潮,让我 的红酒白白流掉,怎么办?」
 
  柳婕摇摇头,说:「我们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是不会像没有道德的资本家一 样满嘴瞎话的。我收了钱答应做酒瓶,那肯定会履行自己的义务的。随便你怎么 监视好了。」
 
  「好,」林风说着,拿出一个项圈,说:「这个项圈有GPS定位功能。如 果它检测到,我不在你身边而你有临近高潮的话,就会发出电流,强行打断你的 快感。这可是很痛苦的哦。」
 
  「哼,你们资本家,就喜欢发明玩女人的东西。把精力放在怎么保卫国家, 怎么攻打日本上不好吗?」一边说着,柳婕一边接过项圈,咔的拷在自己的脖子 上,大小正好,也不重。
 
  「这本来就是军用产品。我自己改造的。」林风说道,然后问柳婕:「你的 衣服在昨天装罐的时候,已经脏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服。」
 
  「干什么?我可不会占你们资本家的便宜,我穿自己的衣服就好。」柳婕答 道。
 
  「不,不,你理解错了,这个嘛,你可以当做酒瓶包装纸。我是给我的酒瓶 上包装纸,等我的酒喝完了,你再退还给我。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穿,我们订契 约的时候,并没有说道包装纸的事。」说着,林风让侍者把早就准备好的名牌服 装拿了出来。一席白色的范思哲连衣长裙,LV手包,还有维多利亚秘密的内衣, 还有一双GiuseppeZanotti的矮高跟鞋,还有一个Tiffan y的精致发卡。
 
  柳婕早就知道,什么酒瓶包装纸都是林风给自己的台阶。她打定主意不让林 风得逞。但是当侍者拿衣服出来的那一刻,她就呆住了。没有任何一个女孩抵挡 得住美丽衣服的诱惑,尤其是柳婕这种有着漂亮脸蛋而家庭穷苦的女生。她心跳 急速,血液流动加快,体内的酒精更快的循环了起来。柳婕的眼神迷离了一会,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忘了林风是她的大仇人,而且还和李旭的脸重合了起来。 
  但是一想到还在拘留所里的李旭,柳婕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她接过了衣服, 对林风说道:「这个就算酒瓶包装纸好了,我们社会主义接班人不比你们资本家, 什么都要签契约,这个包装纸就算送你的便宜。等你喝完了酒,我自然会还给你。 对了,内裤呢?」
 
  林风答道:「你穿着贞操带不能穿内裤,再说了,你的处女穴不是我的酒瓶 嘛,万一穿内裤热出了汗,污染了酒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柳婕感到只要扯到酒瓶,自己就无法反驳。她哼了一声,夹着双腿跑到镜子 前换衣服。
 
  但是很快,她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因为这身衣服真的太漂亮了。
 
  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内衣,把她仅有C罩杯的胸托的亭亭玉立,却又十分舒服。 Tiffany的发卡,让她的柔顺黑长的头发更加好看。范思哲的长裙,将她 高挑美丽的身材完美的衬托了出来。GiuseppeZanotti的矮高跟 鞋,让她显得更加婀娜多姿。林风显然顾及到她的肚子里的「货」,只给他配了 矮的高跟鞋。她夹紧双腿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更显得淑女。再加上她因为酒精 浸淫而白里透红的脸庞,就连脖子上的项圈都显得那么的俏皮,说是一个大国公 主都不过分的。
 
  但是,任谁能想到,这么美丽的公主,下身穿的居然是贞操带?而签订契约 后,阴道和子宫则成为了男人的玩具,里面充满着红酒。屁股和阴蒂裸露在外, 不停的在范思哲真丝的面料上摩擦。柳婕感觉到自己阴道一阵抽搐,她很了解自 己的身体,知道自己湿了,骂道:「该死,柳婕你真不争气,这时候发什么骚, 又帮林风的红酒加了料。」
 
  柳婕亦步亦趋的慢慢的走出了门。林风正坐在在玛莎拉蒂gc上面,对柳婕 说:「上车,我们去上学。」
 
  柳婕一屁股坐在副驾驶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自从带上贞操带 后,柳婕不是躺在就是站着。现在在座椅上坐着,姿势改变,木塞上的橡胶棍正 好戳在柳婕的G点上。柳婕很不爽的夹了夹屁股,然而,姿势的换位并没有让橡 胶棍离开G点,反而在G点上刮了两下。
 
  「啊……」柳婕情不自禁的叫出来声。
 
  「怎么了?」林风明知故问道。
 
  「没,没什么,快走吧。」柳婕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玛莎拉蒂gc平稳的跑在大街上。当时正值中午,午休买饭的人们在街上熙 熙攘攘,使道路变得有些拥挤,车速也慢了下来。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一例外的 都把目光投向了香车美女,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柳婕十分的享受这种目光。曾几何时,她也是人群中的一份子,羡慕并且嫉 妒着那些衣着华丽坐在高档跑车里女孩们。现在,轮到她享受这种目光了,她居 然有点自豪。
 
  「吱……」汽车在红灯前面猛的停下,木塞上的橡胶棍也狠狠的戳了一下柳 婕的G点。
 
  「喔……」柳婕再次情不自禁的叫了出声,随后想林风喊道:「你干什么啊。」 
  「红灯停车啊」,林风向柳婕解释道:「进闹市区了,后面红灯会越来越多。 喂,你现在可没穿内裤,小心走光。」
 
  在林风的「善意」提示下,柳婕夹紧了双腿,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上大脑。她 情不自禁的摩擦起了双腿,在双腿的摩擦下,橡胶小棍也随着双腿的节奏不停的 刮弄着G点。在加上林风时不时的刹车造成的橡胶小棍不规律的突然戳一下G点,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击着柳婕。
 
  「啊……不要……别……啊……」柳婕已经被玩弄的神魂颠倒,她右手紧紧 攥着车门扶手,左手则不自觉的伸进嘴中,上下两排贝齿轻轻的咬住左手手指, 靠着最后一丝意志力,和高潮抗衡。
 
  「嗬……嗬……不能……高……潮……不……能屈……服」她拼命的给自己 打着气。
 
  就在这时,林风的车不小心压上了一块石子。「哐咚……哐咚……」车身猛 的颠了两下。与此同时,橡胶小棍则狠狠的捅了两下柳婕的G点。一大波快感 「轰」的一下冲击上了柳婕的大脑。
 
  「啊……去了……」瞬间,柳婕两眼翻白,后背反弓型弯向后方,阴道和子 宫大幅度收缩起来,口水也从嘴里流了出来,全身也像被电击一样不停的抽搐。 就这样,柳婕在林风豪华的玛莎拉蒂gc的副驾驶上,在大街上熙熙攘攘人群的 众目睽睽之下,高潮了。不仅如此,柳婕仿佛感觉自己无法控制下半身一样,大 脑一片空白,小腹下一阵抽搐,白色的「尿液」「哗啦啦」的喷涌而出,顺着大 腿,流到了林风的车座上。就这样,还是处女的柳婕就已经体验到了人生中的第 一次潮吹。
 
  「我靠,你是白痴吗?」林风心中暗暗好笑,却又装模作样的骂道。
 
  从高潮中渐渐缓过来的柳婕,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她很想反驳,却又不知 道说什么好。
 
  「我靠,我的红酒!」林风喊道。柳婕低头一看,果然如林风之前所说,贞 操带在察觉了她高潮后,控制木塞开了小孔,红酒汩汩的的露出。在她高潮之后, 小孔又闭死回去。
 
  「啊,我的裙子!」汩汩而出的红酒把本来就被「尿液」打湿的范思哲连衣 裙又染成了红色,黏在柳婕的腿上。
 
  「什么你的裙子,这是我的酒瓶包装纸」,林风纠正道:「你还真没有穿好 衣服的命啊。」
 
  「都是你的错。」泪水从柳婕的眼眶缓缓流出,在风中显得楚楚可怜。 
  「我现在先不和你计较,去你的寝室换衣服吧。」问清楚柳婕的寝室后,林 风缓缓驶向学校。
 
  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现在,梦醒了。
 
  白色典雅的范思哲连衣裙已经被「尿液」和红酒染的一塌糊涂。
 
  「不行,得拿去干洗。」在柳婕宿舍里,林风拿着裙子,摇了摇头对柳婕说。 
  「那洗好了,还能给我穿吗?」柳婕眼巴巴的看着林风,生怕他口中说出 「不行」两个字。
 
  「为什么?」林风反问道:「这个可是资本主义的裙子,你这个社会主义的 接班人要穿?」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我……我签过契约,是你的酒瓶嘛……酒瓶就 是要有包装纸的嘛……」柳婕屈辱的说出这段话,巴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 
  「没错,酒瓶是要有包装纸,」听到林风的肯定后,柳婕心中一阵激动,好 像忘了林风是自己的大仇人,继而又听到林风说道:「可是你好好的履行了酒瓶 的义务吗?你私自高潮,把我的红酒撒了一小半。还有,你在我车上小便,弄脏 了我的座椅,这个又怎么赔?」
 
  听到赔钱,柳婕心中一颤,无力的反驳道:「反正是你们资本家玩弄少女。 
  ……「
 
  「我靠,在我车上小便还好意思怪我?难道你的家长没有教给你不能随地大 小便吗?真是一个没有教养的女孩。你怎么跟狗一样啊?不对,狗都知道去草里 解手,而你居然在我的车里小便,真是太没有教养了。」
 
  听着林风的辱骂,柳婕居然不自觉的摩擦起了双腿,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嘛。」
 
  林风答道:「首先,你没有尽到酒瓶的义务,契约作废……」
 
  「不,不行,请再给我一次当酒瓶的机会!」柳婕最怕的就是失去酒瓶的身 份,她现在已经不清楚自己当酒瓶,是为了男朋友还是为了那件范思哲连衣裙了。 
  「好吧。」林风勉为其难的同意了,继而说道:「当酒瓶可以,但是我要更 改项圈的程序。未经我的允许,你不能高潮,省的把我的红酒撒光。你同意吗?」 
  「这……这也是没办法的。」柳婕屈辱的答道:「请林风控制我的…… 
  我的高潮……哼,我告诉你,我这只是赔偿,并不是屈服。「
 
  「至于撒掉的红酒嘛,我还没想好怎么赔。先记录在我的酒瓶上,等我想起 了在找你要。」说着,递给柳婕一只水笔。
 
  柳婕接过笔,弯下腰,艰难的在原本是阴毛现在则是光秃秃的阴阜上,写上: 「酒瓶柳婕欠林风一杯红酒。」
 
  「字写的还蛮漂亮的嘛,」林风看了看,满意的继续说道:「你在我的车里 小便,弄脏了我的座椅,要赔的。或者承认自己是个没有教养的女孩,同时让我 给你树立良好的教养,规定你大小便的时间和地点。我不逼迫你,你自己选。」 
  柳婕痛苦的低下头,思虑了好久:「赔钱,还是让林风继续玩弄自己的?反 正被玩弄一次和几次并没有什么区别,而钱,则是要攒给李旭的。李旭啊,你知 道我为你付出了多少吗」。
 
  最终,她选择了后者,颤颤巍巍的答道:「没……没办法……请林风控制柳 婕的大小便,为她树立良好的教养。」
 
  然后,标准流程,契约书:
 
  柳婕自愿让林风控制自己的大小便,为其树立良好的教养。
 
  林风不在追究柳婕在车内小便的责任。
 
  若有违背,将作废一切条约。
 
  「铃铃铃」,下午课的上课铃响了。
 
  同学们看到了上午没有来上课的班花柳婕出现在了班上。尽管她还是穿着朴 素的衣服,但是头上的Tiffany发夹和手中的LV包是那么的好看,而脖 子上则带着俏皮的项圈。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发卡和包包是柳婕仅有的快乐所在,也不知道那个项圈 是柳婕的屈辱的象征,更不知道,柳婕下身并没有阴毛也没穿内裤,取而代之的 则是屈辱的字样,贞操带和配套的尿道塞、阴道塞以及肛门塞,以及被阴道塞阻 挡在阴道和子宫内填满的红酒。
 
  当然,他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班花,仅仅过了一个晚上,就请求 别人拿走了自己的处女、阴道和子宫使用权、高潮权以及排泄权。
 
  「林风,我并不是屈服你,我只是不会欠你们资本家任何东西。」柳婕还在 暗暗的给自己打气。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5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78 mb Mem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