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13)作者:小鸡汤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13)作者:小鸡汤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43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十三》
 
  「太过份了,你们就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吗?」
 
  「对不起…」
 
  在强家中的客厅内,我和环像个逃学给逮个正着的小学生,低着头接受妍的 教训。以我认识的她性格温驯,高雅大方,平日绝少生气,可以想像她今天是动 了真火。
 
  我望一望身边的妻子,眼神带着责怪:『看,叫你走你不走,现在出大件事 了。』
 
  环向我报以一个无辜眼神:『你怪我啊?刚才谁不一样看得好高兴?』 
  妍气愤难平,倒是强不作一回事,反过来替我们说好话:「算了吧,他们也 不是有心的,而且也道歉了,看着我的份上算了吧?」
 
  此话不说还好,说了妍更连强也牵连,目光凶狠地盯着丈夫,像在说:『都 说不玩这种!以后还怎么有面目见人!?』
 
  强跟我们一样少有看到妻子这副凶相,连忙转个话题问环:「对了,你们明 明走了,为什么又折回来?」
 
  环被惊醒的大叫:「就是来拿平安符的!」
 
  「哦,那个嘛,放在袋子里,我也完全忘记了。」强回睡房从外套的口袋拿 出环遗忘的东西,妻子接过欢喜地在我面前展示:「这个很重要呢,是保我老公 平安的。」
 
  「你这小顽皮,对泽真是细心。」强回到沙发上翘起腿笑道,替好友的夫妻 和睦而高兴。就在大家温馨一片的时候再望望妍,那凌厉眼神仍是没有减退,像 在跟大家说:『你们这样随便拉开话题,以为就没事了吗?』
 
  喔,看来今次是有点难搞了。
 
  每一个人的容忍度都有临界点,愈是温柔的人临界点愈远,但正是当你连那 么远的临界点也可以冲破的话,要修复是比容易生气的更困难十倍。
 
  强感觉这样也不是办法,担当丈夫的角色把妻子的怒气按下去道:「妍不要 这样,大家朋友一场,这样哪有意思?而且跟小顽皮他们也是自己人了,看看有 什么关系?」
 
  可这一句话是彻底激怒了妍,她玉掌一挥,狠狠掴在丈夫的脸上:「你没关 系,我有关系!」
 
  「啪!」一掌打落,吓得大家也不敢再说话了,只见妍浑身颤抖,激动下眼 眶全是泪水,突然呜一声的往睡房跑去:「呜…」
 
  惨了,是正式玩大了。
 
  剩下我们三个呆坐在客厅沙发上,你眼看我眼,环更不识趣道:「看来姐姐 真的生气,你猜她会不会和强哥离婚?」
 
  「这种时候别乱说话!」我慌张闭起妻子的胡说八道。
 
  到此情况,就是自信如强也不敢肯定妍的心意了,脸露担心的想了一想,还 是要好言相劝:「我进去再安慰一下她。」
 
  反而环拉住他的手:「姐姐现在这样生气,我想强哥你再说什么,她也听不 进耳。」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小顽劣自然不会有好意见,不过这种时候集思广 益,什么也听听吧。
 
  环胸有成竹地望着我说道:「我是女人,十分明白女人的心理,解铃,还需 系铃人。」
 
  我皱起眉头,怎么又是我了?你十分明白女人心理,那刚才就不应偷看吧? 
  只是强劝不听,环去就只会令情况更变坏,那只有我来赌一铺吧?幸好她是 跑回睡房,不是厨房,应该没有菜刀之类的杀人利器。
 
  「加油啊!老公,全靠你了!」临行前妻子还替我打气,你到底知不知是什 么情况?
 
  我临危受命,没奈何地通过小走廊来到两人的睡房,轻轻推开木门。里面空 无一人,继续踏着轻声脚步走入房间。这间屋的主人房是套房设计,里面有独立 洗手间。看到当中亮着灯火,木门半掩,不用说旧同学也是在里面。
 
  「妍…」我试探的轻轻走过去,果然看到妍坐在地上,双手扶着浴缸边缘饮 泣。我看得心也酸了,知道自己的确是伤害了她,蹲下挨到她身边,抱歉的说: 「对不起…」
 
  满脸泪汪的妍回个头来,赌气跟我说:「你很开心吧?看到我这个样子。」 
  「我哪里会开心?看到你伤心,我也一起悲伤起来了。」我心痛道,妍质问 我说:「那你又要做那种事?你不知道这样很伤害一个人的吗?」
 
  「我知道,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好吗?」我诚心忏悔,妍仍不肯原谅我 道:「一个女人最不想就是被看到这种,以前在联谊派对做那些事我也可以忍耐, 怎么你连最后一点尊严也不留给我?」
 
  「妍…」
 
  「你叫我以后怎面对你和环妹,是不是从今以后大家永远不见了?」
 
  我知道事态严重,苦苦哀求道:「你千万别说这种话,我们真的不是故意, 你和强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怎因为这种事而要绝交?」
 
  「这种事?到现在你还觉得是很小的一件事?你就不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是 多难堪?」妍瞪大眼问道,我惭愧说:「我当然知道,但已经发生了,也只能向 你道歉,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俩?」
 
  「不会原谅,是永远不会原谅!」
 
  「别这样好吗?妍…」我忍不住抱着她的肩道:「你是我最重要的女人,我 不能失去你。」
 
  「我最重要?那环妹呢?」
 
  「都一样重要,所以你们两个,我也不想失去。」
 
  「一样重要,好一个多情种啊。」妍冷冷道,我安慰说:「男人总是贪心, 你和环一个温柔一个爽朗,对我来说都是下凡天使,我当然不想失去任何一个。」 
  「别说这些了,结果你是挑了环妹,而我亦有丈夫,什么天使,最后还是变 回凡人。」
 
  「对,但只要可以看到你活得快乐,就是那幸福由别人带给你也无憾了,更 何况那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摸着女孩的秀发道:「不要生气了好吗?我的小天 使。」
 
  「都说我不会原谅你!」妍嘟起小嘴,但从眼泪停下,看来情绪开始平复, 我搔着头说:「刚才是你们,怎么现在变你了?即是原谅环,但不原谅我?」 
  「环妹是那种性格,我也没她法子,但你我是永远不会原谅!」妍气仍未下 说,我照单全收道:「好吧,那就不勉强,不原谅就不原谅,反正不要绝交,以 后见一次你生气一次也就算了。」
 
  妍扭着我的耳说:「看你,说话这样轻佻,根本就一点没有悔意!」
 
  「痛痛痛…什么没有?不就正在反省,娘娘别这么大力,小太监的耳朵给你 扭下来了。」
 
  妍更出力道:「你刚才听到那些话,一定很爽吧?」
 
  我雪雪呼痛的道:「你是我学生时代的女神,连做那种事也想起我,说不爽 是骗人的…」话没说完,妍已经扁着嘴巴盯着我,我冒死继续说下去:「但如果 可以令你不生气,我愿意把那些话从脑子中删去,虽然那真是很感动。」 
  妍脸上一红的望着我:「感动?」
 
  我义无反顾地点头:「感动!当然感动!万分感动!」
 
  妍嘟起小嘴别个头去不理睬,我知道她气全下了,牢牢抱紧依人道:「没骗 你,真是很感动,简直是意外惊喜,如果你不介意,我也跟环买块黑布…」 
  女孩瞬即回头怒盯着我,看来这种玩笑说不得。
 
  无论如何,妍本来就是不爱动气的女人,好好求情还是会得到原谅。只是要 她回去面对环和强仍是不肯,我又求又拜的道:「你别这样,环刚才看你跑进来 担心得不得了,你便不要让好姐妹心不安好吗?」
 
  「我觉得没面子见环妹。」妍还是过不了自己。我拼命替妻子说好话:「哪 里,做错事的是她,就是没面子也应该是她,而且她一直在诚心反省了,你便大 人有大量,不要跟小孩子计较。」
 
  「那好吧…」好不容易把她劝服,我放下心头大石,领着女孩回到客厅,还 没走完小走廊,已经听到妻子的呜哗大笑:「哈哈哈,又是我赢啦!」
 
  看到我和妍出来,更是拍着沙发兴奋道:「老公,姐姐,我和强哥在抽乌龟, 你们过来一起玩吧!」
 
  妍白我一眼,这就是诚心反省?我耸耸肩,每个人反省的方法也不一样,有 些人会选择以找点别的事做来反思己过。
 
  「你们怎么还不过来?一起来玩吧,强哥连输三局,是大乌龟了!」环说得 兴奋,我和妍没有办法,有些人真是不懂看形势,气也气不了那么多。
 
  妍小嘴哼哼,坐在强的旁边,教训道:「刚才又是你输,现在又是你输,怎 么你这个人这么差劲?」
 
  强也是一头莫名奇妙的拿着纸牌搔头:「我也不知道,老总是抽中乌龟,好 像吹也吹不走。」忽然想起妻子在跟自己说话,喜出望外道:「你不生气了吗? 
  妍。「
 
  妍没有回答,堆起小茶几上的纸牌,望着环说:「这么利害,环妹,我来会 一会你。」
 
  我和强心里一惊,没猜到妍会突然说这话,难不成这是…女人间的战争? 
  环也是呆了一呆,然后点点头接受好姐妹的挑战,气氛一瞬间变得严肃。 
  『妍到底在想什么?』虽然下了气,但女人的心思始终难料,看到女孩认真 地洗牌,我们还是心摸不着头脑,害怕这又会演变成另一场吵架。
 
  「扑扑扑扑扑扑扑扑…」妍把扑克牌洗了两遍,奇怪地望着我道:「泽怎么 还不坐下来?」
 
  「我?坐下来?」
 
  妍理所当然的点头道:「环妹不是说一起玩牌吗?」
 
  喔,原来你是说一起玩吗?我还以为你俩要决一死战。
 
  算了,没事发生总比有事发生好,我乖乖坐下一起抽乌龟。
 
               半小时后
 
  「唉,怎么又是你输?没意思。」妍抱怨道。我拿着乌龟牌十分无言,你以 为我很想输的吗?你们两位女将,就不能给男人一点面子,让丈夫一局半局吗? 
  强也是一局也没有赢过,表情无奈。说实话跟妻子玩游戏,让她们高兴一下 没关系,但堂堂大男人老当乌龟便总有些不是味儿了。
 
  看看钟,三点,不会羊年第一天便打算开夜车吧?明天还要去跟爸妈拜年。 
  「姐姐,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泽和强哥输?」环屡战屡胜,心情大好的问 妍。我和强又是一惊,好不容易把她逗回,千万不要又什么龟公的。
 
  妍也是跟我们一样以为小顽劣又口不择言,环欢喜道:「这是因为我们姐妹 同心,其利断金嘛。」
 
  大家松一口气,总算听到句正常人话。
 
  妍彷彿给环的傻气感动了,主动过来跟我换位置:「对,所以我们要团结一 致,发挥女生的友爱精神,共同对抗那些坏男人。」
 
  「嗯!」
 
  女孩子的友情还是很美好的,看到妍再没把刚才的事放在心里,我和强也觉 安慰。我让出位置给两个女孩坐在一起,妍牵着环的手,说那姐妹间心事:「环 妹,刚才你不是说看到泽跟我好心还是不好受,那怎么还愿意给我俩见面?」 
  环想不到妍问得如此直接,结结巴巴道:「刚、刚才不是说了,姐姐你条件 比我好,又更早认识泽,如果你要跟我抢我早不是你对手了,我有今天是你让给 我的,所以还要计较那么多吗?」
 
  妍摇着指头道:「啧啧啧,环妹你这样想便错了,你和泽的爱情是你自己争 取回来,不是我让的,就是我跟你争,泽亦一定只会选你而不会选我。」 
  环看一看我,我肯定地点头。这小妮子,娶都给你娶回家了,还这么对自己 没信心。
 
  「但姐姐你的条件的确比我好嘛,样子漂亮,性格也好,连波都这么大。」 
  环仍没自信道,妍笑说:「一个人的优点,不是只看外貌的,何况环妹你一 点也不差呀。」
 
  「跟姐姐你差多了,如果我是男人看到你这种,也一定会想屌你呀!」环顺 口溜着。我和强一起掩着脸,狗改不了吃屎,小顽劣果然还是小顽劣。
 
  妍亦是被妻子那没礼仪停住了一下,然后眼眸祥和地望着对方。一个对自己 有威胁的女人你以姐妹相称,还不介意给丈夫与她分享。这一个妹妹到底是傻, 是笨,还是?真?
 
  环被看得满不自然,难为情问道,「姐姐你在看什么啊?」
 
  妍摇摇头,没有回答环,反倒问她另一个问题:「你说如果你是男人一定会 想,那现在你是女人,会想吗?」
 
  环完全听不懂的傻呼呼:「想什么?」
 
  「想…」妍挨向环,嘴角含着柔柔笑意道:「屌我…」
 
  说完这话,一抹樱唇亲在女孩嘴上。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5更新.
    Processed in: 0.0156 second(s), 8 queries 1.68 mb Mem On.